隨著中美貿易關係持續緊張,部分經濟學家宣稱中美貿易摩擦會讓台灣獲益,揚言台灣可以承接部分大陸損失的出口訂單,並趁機讓台商的資金重新回流台灣,從而帶動台灣就業和經濟的增長。然而,考慮到兩岸經貿的高度整合,世界產業鏈的重新調整以及全球經濟增長和市場需求的長期疲軟,中美貿易衝突將沒有贏家,大多數台灣人民和台灣企業將難以避免的受到貿易衝突的衝擊。

對全球出口衰退

誠然,中美貿易戰開始後,台灣對美出口出現了較高的增長,2019年第一季數據顯示,台灣對美出口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9.4﹪,但與此同時,台灣對全球市場的出口卻出現了大幅下跌。2018年,台灣對全球市場出口約3359億美元,較2017年增長近6﹪,但是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持續,2019年1月到4月,台灣出口僅為1022億美元,同比降低4﹪。除了對美出口以外,台灣在2019年前4個月中對其他幾乎所有市場的出口都顯著減少,其中,對大陸及香港出口減少10.6﹪,對歐盟出口減少2.5﹪,對新南向戰略中的18個國家出口減少10﹪。台灣對美出口的增長遠遠無法彌補台灣在全世界範圍內損失的市場。

從世界經濟增長和全球產業鏈分布的角度來看,中美貿易衝突也不利於台灣經濟的增長。經濟全球化時代,生產要素在世界範圍內的流通是市場在自動進行資源的優化配置。因關稅導致的產業鏈重新整合必將攪亂市場配置資源的能力,降低全球經濟運行效率,為全球經濟帶來動盪風險和下行壓力。根據IMF估算,貿易衝突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成長下降0.5﹪,而由於台灣在全球產業鏈的位置,其受到中美貿易衝突波及的程度會更深,IMF估算,貿易戰對台灣GDP的衝擊可能達到1﹪。

根據OECD的數據,台灣的對外貿易中,中間產品分別占台灣進口產品的68.7﹪和出口產品的75.4﹪。在大陸對美出口中,台灣實際上提供了很多中間產品,同時也為美國對大陸出口提供了中間產品,因而台灣很可能受到中美貿易戰的雙向影響。根據元大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預估,貿易戰對台灣經濟的衝擊在幅度上將大於對中美GDP的衝擊。

台灣和大陸的經貿聯繫遠比台灣和美國的經貿聯繫更加緊密,兩岸經貿脫鉤絕無可能。2018年,台灣對大陸及香港的出口占台灣出口總量的41.2﹪,相比之下,對美出口只占台灣出口總額的11.8﹪。

雖然受到貿易衝突和新南向政策的影響,但台商對大陸投資仍然呈現穩定增長的態勢。2018年1月到10月,台商在大陸投資項目數目同比增長34.7﹪。2019年6月17日,富士康發布闢謠撤離大陸的聲明,聲明中稱「未來,富士康仍將持續扎根大陸,深耕發展」。

出路在產業升級

台灣經濟的出路不在貿易戰而在推動開放和產業升級。台灣迫切需要進行產業轉型,提高其自主創新的能力,完成從中間產品生產和加工向更高科技、更加智慧的經濟模式過渡。而深化兩岸經貿合作將大大加速這一進程。台灣微星、技嘉、聯發科等均與大陸優勢企業如華為海思、阿里巴巴進行合作,有效推動了台灣在人工智能芯片的研發和製造領域的進步。為了大多數台灣人民的福祉,台當局應推動兩岸經貿關係、人員流動和學術文化交流的深入發展,積極利用大陸經濟騰飛的歷史契機,實現台灣產業升級轉型。(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作者關照宇為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趙文博為人民大學重陽進入研究院實習研究員)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