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因而引發百萬港人上街抗議「反送中」,結果愈演愈烈,一發難以收拾。香港當局雖宣布暫緩修訂,特首林鄭月娥也發表道歉聲明,但民眾仍不領情,後續恐有升級版的抗爭行動。持平而論,素有「東方之珠」美稱的香港於「九七」後政經巨變,風雨飄搖。而「反送中」運動不僅推升金融風險,亦撼動其金融中心地位。尤有進者,美國在日前警告「反送中」運動將危及香港貿易及經濟特殊待遇;台灣與香港經貿往來密切,在港金融機構曝險隨之升高。

香港是全球金融服務業主導程度最高的經濟體,服務業占9成以上;也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去(2018)年占全球人民幣支付交易的79%;同時,香港股市市值居亞洲第3位、全球第5位;上市公司家數達2,315家,總市值為2.82兆美元。2017年,香港吸納直接外來投資達1,040億美元,居全球第3位,也是全球第8大商品出口地區。特別是,今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成立後,香港也是該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之一。

根據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排名,香港於2018年是全球第3大金融中心,僅次於倫敦及紐約。香港雖然一直是亞洲及全球金融重鎮,但其亞洲金融中心地位不僅面臨上海、新加坡、東京及南韓的競爭威脅;另在城市競爭力中,香港已逐漸遭上海、深圳等城市的超越;如深圳GDP在去年已趕過香港。雖其人均GDP仍遠不及香港,但增長速度卻遠較香港為快,假以時日,必能迎頭趕上。另一方面,在瑞士盧塞恩大學近期所做的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排名中,香港僅位列第10名。換言之,香港因受傳統金融業深化影響,反而在金融創新的舉措落後許多國家及地區。有鑑於此,香港於今年5月底已通過3家虛擬銀行(純網銀)執照,即希望藉由新的服務模式,擴大客群並進行提升香港金融業創新競爭力,但能否如願,實有待觀察。

不僅經濟成長下滑,香港在「九七」回歸後,其全球競爭力更是每況愈下,1999年由前一年的第3名掉至第7名,在隔(2000)年更是大幅下降至14名,為史上最差的一年;2001年上升後又於次年下滑,2004至2006年保持成長;但2007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更一度掉至14名;後來,中國大陸對香港處處讓利,惠港措施接二連三,才使得經濟得以逐年回升;2010年重返全球第一後,一直維持名列前茅。不過,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於今(2019)年5月29日所發表的《2019世界競爭力報告》,新加坡在全球63個國家與地區中脫穎而出,名列第1,香港再度失去寶座,僅維持在第2位,美國則跌落第3位,中國大陸排在第14位。香港全球競爭力雖仍名列前茅,但在當前政治衝擊下,其經濟前景及競爭力已蒙上陰霾,東方之珠光環恐漸褪色。

由於「反送中」抗爭活動引起社會動盪,也進一步影響香港經商及投資環境;倘加上貿易戰的衝擊,應是雪上加霜。香港去年第四季經濟成長率僅1.3%,為2016年以來最低,今年第一季更降至0.5%,為10年來最差。法國外貿銀行於16日調降香港今年的經濟成長率至2%;而根據金管會統計,我國銀行、證券及保險等機構與香港往來密切,預估曝險金額達9,839億元;其中,銀行占6,930億元最高;保險為2,074.29億元次之,證券則為816.93億元。宜隨時監控情勢變化,做好因應措施,讓風險及損失降至最低。

#中心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