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刈該不該停用,引正反議論。出身農家的韓國瑜妻李佳芬,最近與農民鑽研巴拉刈,試圖找答案,支持者力挺讚她貼近基層,「誰真正為農民爭取權益很清楚。」

李佳芬最近埋頭研究巴拉刈,她認為,這問題會像反送中事件一樣「官逼民反」,農委會應諮詢農藥毒物專家,如台灣農藥殘留制定教母翁愫慎、前防檢局長黃德昌,不應誤導找非農藥領域的人批判農藥;農藥再怎不毒,也不能喝啊!

李佳芬表示,早年農藥毒性較高,父親噴藥前會在身上抹一層肥皂阻隔毛細孔,再穿上雨衣、頭包起來、戴上口罩才能噴。談到研究,她說,只是探討,自任議員以來,農民就常抱怨菜價不穩,農藥被驗出,不噴又不行。

她強調,巴拉刈凸顯政府不願蹲下來聽農民聲音,農會系統也開始抗議。

農委會前防檢局長黃德昌表示,因巴拉刈便宜好用,又對環境友善,故他自始至終反對禁用;巴拉刈噴到的雜草部位才會乾枯,滴到地上很快被土壤分解、不會殘留,價格又便宜,這是其他除草劑如嘉磷塞、固殺草無法取代的。

他說,巴拉刈唯一問題是有人會利用來自殺,即使添加臭味、催吐劑、警戒色仍有人會喝,但若只為避免自殺,木炭、草繩及開車都可能有自殺風險,難道也禁?

興大植物病理學系名譽教授曾德賜說,巴拉刈用於自殺是管理問題,美國就是使用最多國家,為何人家不禁?在美國,巴拉刈是管制藥劑,須有用藥證照才能買,且證照每3年要重新考照一次;反觀國內任何人都能買,應修正管理辦法,不是一味禁止。

#巴拉刈 #農民 #農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