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立法會原計畫審議《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條例》),引發香港市民強烈質疑,爆發大規模遊行,抗議訴求也不斷加碼,從要求撤回修例升級至要求特首下台。這次爭議事件不僅起源於修訂草案本身帶來的司法問題,更深層原因在於港人對北京及一國兩制的不信任。

看到港人對一國兩制實施現狀的不滿,一直在找「槍」對付北京的蔡政府,抓到絕佳機會,以香港「一國兩制」不得人心為理由,製造台灣社會的危機感,為自己升高兩岸對立找到開脫的理由。

港人對一國兩制實施現狀的不滿,台灣人,尤其年輕人非常有感,原本就對「一國兩制」抱持疑慮態度的人,一邊倒支持遊行訴求,包括韓國瑜在內,政治人物紛紛表態反對「一國兩制」。不過,激情之餘不要忘記「一國兩制」的正面價值,不要忽略大陸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投入的資源,及「粵港澳大灣區」將對香港帶來的機會。

顯然,「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具體實踐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對台灣而言,一味強調一國兩制是最好的制度安排,能夠帶來美好明天,並不足以說服大眾。這也提醒大陸,提出一國兩制主張即便出於良善目的,也不能操之過急、急於求成,必須對具體的制度安排,做出更深思熟慮的規畫,要經過充分的意見表達和觀念整合,以真正凝聚社會共識。貿然將之付諸實施,就會帶來諸多制度和文化層面的適應不良,導致社會紛爭不斷,反而進一步導致「一國兩制」難以貫徹落實。

當然,台灣畢竟不同於香港,香港回歸是殖民地主權的移交,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除非實施武統,否則沒有主權移交問題。在兩岸統一過程中,台灣擁有自主權,在兩岸對話協商的過程中,也享有對等協商的當然權利。炒作「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只是廉價的選舉動員手段,絕非負責任的思考兩岸前途。

台灣可以從兩個方向思考一國兩制的可行性。一方面,可以借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結果,要求大陸正視一國兩制存在的問題。過去大陸針對一國兩制的主張,只是從大原則角度,強調尊重特別行政區的自治權,並沒有認真思考保障自治權的必要制度安排,更沒有採取必要措施及時化解香港社會的疑慮。

其結果就是,香港回歸超過20年,香港社會對大陸依然疏離,中國認同比重不增反降。香港的經驗與教訓足以提醒大陸,在向台灣社會呼籲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不能只是空泛地強調尊重制度差異,而必須採取實際措施確保這種不同制度能夠並存,且不至於互相干涉。

台灣已經習慣於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不願意接受大陸的干預,這是全民共識,任何片面承諾都不足以讓人安心,而必須建立制度化的安排。但現階段中美關係高度不確定、民進黨反中仇中、單邊靠向美國,兩岸關係正處於極不穩定狀態,此時談政治化制度安排不實際,反而送砲火給民進黨,在兩岸民族感情上再補一槍。尤其一些大陸涉台學者最近提出有關兩岸統一後的制度安排問題,往往操之過急,沒有面對阻礙兩岸統一的癥結問題,反而提出一些讓台灣人更害怕統一的主張。要知道,心結不能先解決,任何後續安排都是空談。

另一方面,台灣社會也應正面看待香港社會的抗爭。雖然反對派不斷強調香港的民主自由面對嚴重威脅,但香港社會依然享有集會遊行自由和基本的言論自由,港人的抗爭也能夠阻止港府的修法進程。客觀來看,這足以證明一國兩制在香港並未變成所謂的「一國一制」。

「事在人為」,香港回歸20多年,依然可以「保衛」自己的生活方式,證明大陸的所謂「干預」,並非可以為所欲為,而對原本就擁有自主地位的台灣來說,更沒有擔憂乃至恐懼統一的理由,任何以「恐中牌」製造兩岸敵對情緒的作法,都不過是基於選舉需要的政治操作,而非真正從台灣社會的利益和福祉出發,思考兩岸僵局的解決之道。

台灣社會應該借這次香港反修例遊行,開啟有關一國兩制的理性探討進程,無論支持還是反對,都必須基於事實,為兩岸尋找行穩致遠的制度安排。對大陸來說,也必須從中吸取教訓,有關「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探索,不能重蹈香港覆轍。

#香港 #一國兩制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