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9日我坐火車從廣州往香港。這次我回中國訪問,先往成都,參加一個討論大資料的會議,再從成都飛到廣州,訪問中山大學內的嶺南(大學)學院。我在廣州的主要活動是訪問中山大學內的嶺南(大學)學院,該學院是1986年在廣州中山大學內建立。當年中山大學授予筆者名譽博士學位,筆者向中山大學的李岳生校長建議在該大學校內建立嶺南(大學)學院。李校長同意,因此該學院便在康樂園建立。我從廣州往香港坐的是特別快車,我覺得中國現代的火車和一般的基本建設都比美國的好得多,因為中國的基本建設都比美國的新。

1936年我只有6歲,在廣州居住。當年6月的一天日本軍隊快要打到廣州,當天的早上,我們全家乘火車往香港居住,直到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發生。日本的軍隊用了不到十天的時間便把英國的軍隊打敗,把香港佔領。大約過了兩周以後,我家離開香港,遷往澳門居住。因為葡萄牙沒有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澳門沒有日本軍隊佔領,我家在澳門過著平安和快樂的生活,我也有機會在澳門的嶺南中學好好的唸書。

1945年8月太平戰爭結束,日本被美國打敗,我的家從澳門搬回廣州。1948年我在廣州嶺南大學讀完一年級以後,便往美國留學,進美國康乃爾大學,從此一直留在美國居住。但是我對香港還是十分留念,一有機會便回到香港訪問。

這次到了香港以後,普林斯頓大學校友,現任香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的陶志剛博士安排我在萬怡酒店居住,我有機會看見不少在香港居住的親友。1980年代我曾在美國安排一些由中國教育部選擇中國最優秀的研究生到美國著名的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被教育部考取的學生被稱為Chow-tester,陶志剛博士是其中的一位。他特別請了在香港居住的Chow-testers和我一同晚宴,我們都十分高興。他們拿到美國大學博士學位以後,不論在何處工作,事業都是十分成功。

香港有幾所良好的大學,像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城市大學和浸會大學等。因為香港的生活比廣州的生活好,香港的大學比較廣州的大學容易找到良好的教師。我在廣州時曾訪問中山大學的嶺南(大學)學院,和該學院的院長和教授們交談,他們說在廣州要找到著名的教授比在香港難。

最近在香港有一個令人注意的問題,有些在中國大陸或在臺灣犯法的居民逃到香港。香港的政府不願意幫助大陸或臺灣的政府把這些犯法的居民送回中國大陸或臺灣,因為香港政府與中國大陸政府和臺灣政府沒有合約把住在香港的犯人送回兩地。

筆者居住在美國,覺得美國的生活比在香港的生活好。我是一位大學教授,美國著名的大學比香港的大學好。因此我當然會選擇在美國著名的大學工作。同樣的,美國著名的大學比中國國內的大學好,當一位教授當然會選擇在美國著名的大學而不在中國國內的著名大學工作。因此,中國國內或香港的著名大學很難聘請到世界著名的教授。

與一般中國大陸的城市對比,除了上海以外,香港的生活環境都比較舒服。我想在香港居住的居民,在香港住慣了,不會願意往美國或其它國家居住。筆者在美國住慣了,十分喜歡回到香港訪問,但是不會願意回到香港居住。我的事業和我多半最好的朋友都住在美國。

這次我回到香港訪問最主要的工作是參加香港城市大學管理學院每年召開一次的顧問董事會議。在開會以前的幾天,我有機會拜訪在香港住的老朋友,和他們相聚,十分快樂。

#香港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