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覺得「亡國感」是台灣最強大的基因。也是蔣介石帶來台灣的那一代知識分子、治理官員的共同心態。如今卻被「玩」成另一種文青概念。

1949年,國民政府遷來台灣以後,尹仲容拚了命的工作,李國鼎一人當數人用,兼職加班、早上再和內閣約在豆漿店開會,一起吃早餐。人家問他為什麼這麼拚,他說:我們是憂患意識的一代。

憂患什麼?憂患退此一步再無死所。國民政府從擁有全國政權,一直退,退到南京、上海、廣州,最後到台灣。

1949年蔣介石開始白色恐怖大逮捕的時候,抓了許多紅色匪諜和相關嫌疑人,關在監獄裡,法官判了不少死刑,卻不敢執行槍決。為什麼?政治犯都知道,他們怕萬一共產黨渡海而來,這些判人死刑的法官與執行槍決的劊子手無處可退,會死無葬身之地。直到1950年6月,韓戰爆發,台灣安全確保,監獄才開始執行死刑。帶著「亡國感」的法官,行政官員,有著更深層的思量。亡國感是什麼感覺?大約就是這樣的吧。

但現在台灣網路上講的「亡國感」,卻一點憂患意識和莊敬自強的感覺也沒有。反而多的是「相罵本」。更近乎「芒果乾」:酸言酸語,生澀幼稚。

坦白說,中華民國如果會亡國,早在蔣介石時代就亡了。沒有亡,是蔣介石全力抵禦,打了金門海戰,再加上韓戰爆發,中共渡海戰爭才無法實現。

今天,台灣問題的根源在於國共內戰,中華民國撤退到台灣。而韓戰則是使兩岸的內戰結構凝固化,成為長期分裂分治。「內戰」與「冷戰」這雙戰結構未改變,台灣命運不會改觀。

所以不管台獨還是統一都受此制約。獨派要搞台獨公投,郭倍宏開記者會,美國的卜睿哲出來說:你搞這公投會改變台海現狀,你有問過美國嗎?如果沒問過,改變了現狀美國可不買單。這下,所有台獨全閉上了嘴。自此沒人再出來說一聲台獨公投。

統一也一樣。中共想統一台灣,美國不同意,那是準備與中國大陸武力相向?中共打得起這種大國戰爭嗎?再說,依美國玩群眾運動的能耐,就算台灣公投要統一,美國不會玩獨派暴動嗎?

所以,亡什麼國?亡中華民國嗎?在內戰與冷戰雙重制約下,中華民國繼續存在得好好的。兩岸現狀,還會維持很長時間。

亡台灣國嗎?台灣還不是一個國,連台獨公投都搞不成了,還沒有國可亡。

說起來,今年是1949國民政府遷台70周年,想到「亡國感」就想到憂患意識的一代人,以及他們救亡治國的決心。這倒是讓人懷念蔣介石,好歹他保住中華民國,讓今天的民進黨政府還有國可亡。

但如今的政府,除了把「中華民國」否定成「這個國家」,把國家體制搞得國不像國,讓人民充滿「亡國感」之外,實在沒什麼可說的了。

但不要笑,蔡英文的大選就是要玩這張牌。玩統獨對立,玩台灣被併吞要「亡國」了。

看著吧,「亡國的想像,台灣的喜劇」正要盛大上演。蔡英文的「亡國之淚」,也一定會流下來。(作者為作家)

#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