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圖片
背景圖片
商店街今昔兩樣情兩年前受到「薩德事件」衝擊而冷清的明洞街頭,如今再度變喧鬧的街景。圖/譚淑珍
商店街今昔兩樣情兩年前受到「薩德事件」衝擊而冷清的明洞街頭,如今再度變喧鬧的街景。圖/譚淑珍

2019年4月30日正對著德壽宮大漢門、高掛在高樓的大電視螢幕上出現三星集團少主李在鎔,躬著身雙手緊握著韓國總統文在寅右手的新聞畫面。當天,文在寅首次訪問三星位於京畿道華城的半導體事業總部,並宣示:「政府將動用一切支援來打造半導體強國之路,創造出全球最好的企業!」

同一個地點、同一個大電視螢幕上,兩年前的同一天,也曾出現李在鎔與文在寅的新聞畫面,不同的是,當時,李在鎔身陷囹圄,當時,文在寅以最有潛力入主青瓦台的總統參選人身份誓言:斷絕樹大根深的財閥經濟、終結「赦免企業犯罪」的慣例!

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後,即任命有「三星死神」、「財閥狙擊手」之稱的高麗大學教授張夏成為青瓦台政策室長,當時,文在寅財政首長的人事布局,曾讓不少企業幽幽的嘆道:「像是瑰麗而肅殺的秋景。」

然而,不到兩年的時間,「瑰麗而肅殺的秋景」照落出韓國各項經濟指標:就業、投資、出口、生產、民間消費都慘淡無比,張夏成這位「三星死神」,也有如「秋風起、落葉飄」般的被請下台。

張夏成離開青瓦台的座椅還在旋轉,文在寅就轉身面向李在鎔表示:「不會吝於支持三星成為全球半導體霸主!」打從2018年2月5日李在鎔獲得緩刑假釋以來,文在寅已是第七度會見官司在身、還在緩刑中的李在鎔。

六財閥占GDP半壁江山

如果這是在台灣,看來會很不真實,起碼「社會觀感」的政治口水,就能把文在寅給「淹」沒,然而,這裡是韓國,「現實是,韓國的經濟不能沒有財閥,」政大外交系教授劉德海笑說,對韓國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同樣現實的是,韓國人如果要抱怨社會不公、貪腐,以及無力感,財閥一直是最好的攻擊目標,從政者們深知這一點,總是聲稱要解決「財閥問題」。

「從豆苗的角度看小草,像樹一樣巨大。」做為韓國企業集團的一員、鉅鵬集團會長白茸基用這句韓國俗諺辯駁,財閥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看財閥的『視角』!」他說,不能全盤否定財閥的貢獻,況且,財閥有任何閃失,會拖垮韓國經濟,「再用20年的時間,都難以打造出現在的經濟成就。」

然而,從執政的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李鍾杰的「視角」看財閥,韓國經濟是「前路黯然」。他說,財閥愈來愈大,六大財閥占據韓國GDP的一半,光一個三星就占了GDP的25%,如果不改革,「眼前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前途。」

翻開韓國的經濟史,是一頁頁政治與財閥的權鬥史,對盤根錯節的財閥經濟,每一個總統在任內都想要終結,結果適得其反,每一位總統在任內也都提出振興中小企業的方案,最後,也都演變為對財閥的依賴更深。

即使是改革派總統如金大中、盧武鉉也都很快就體認到,韓國要躋身經濟強國之列,除了透過他們所鄙視的財閥,別無他法。過程與結果,可能非常醜陋,但是成果卓著,世上絕無僅有,財閥經濟帶來快速攀升的經濟成長、世界級品牌與企業、影響全球的韓流文化。

中小企只能夾縫求生

文在寅也一樣。當他的「收入主導型經濟增長」戰略,所獲得的成果是,2019年第一季韓國經濟成長率為-0.3%,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紀錄,他也不得不踏上「財閥經濟」的歷史軌道上。

雖然,文在寅在經濟改革上,有試圖支援中小企業,例如提供財政津貼及投資。同時,他也不只與李在鎔親近,2019年5月間他首度出席中小企業組織「中小企業中央會」大會時,就討好的說道:「中小企業,是韓國經濟的腰骨。」

只是,聽在30年前從東大門白手起家、典型中小企業的韓國成衣協會會長權炳五耳裡,有如是對「癱瘓者」無效的激勵。而文在寅上任以來,不斷提高法定勞動成本、導致就業不振、消費萎靡,就讓他「每天晚上都苦惱到睡不好。」

HP&C株式會社社長金洪淑進一步指出,中小企業在韓國要生存相當辛苦,因為逾60%的市場是由財閥占據,中小企業只能在不到40%的市場「彼此激烈競爭中求生存。」最低時薪兩年內調升29%,更是讓她「苦不堪言」。

「大方向是對的,可經濟是現實的」。在金大中、盧武鉉時代擔任韓國銀行行長、是文在寅總統大選時的經濟政策顧問,現為中央大學名譽教授朴昇不認為,文在寅政府的經濟政策本身有什麼問題,只是,「要能實用,才能得到共感。」所以,他說,不能因為是財閥,就不顧一切的反對,必須要採取「實用的方向」。

政治淪為大老闆傀儡

這讓李鍾杰無法理解,既然是對的方向,為何行不通?他也不懂,為什麼只要碰到財閥,政治上,「總是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是因為韓國的政權是五年一換,財閥始終穩如泰山。在汝矣島一家可以看到國會全貌的咖啡屋裡,曾在LG任職十多年的檀國大學政治外交系教授金珍鎬,比誰都清楚財閥掌控著不可小覷的政治實力,而改革財閥需要透過立法。他手指國會說:「那裡總是吵了又吵,吵了再吵,一個多派系的國會,怎麼可能會通過一個不利於財閥的法案?」

這時哀淒的樂聲從咖啡屋的角落流洩出來,歌詞有如控訴,直竄腦門:「All the same in this world. The money making-power world... Don't believe anything,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the truth or lie is.」腦中也跟著浮現出Dream Air株式會社社長鄭鎮九一臉誠摯的說著:「重視中小企業的台灣政府,比較讓人感動」的面容,滋味雜亂。

#企業 #中小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