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事件持續擴大,長榮航空昨祭出司法手段,委由律師鍾郡到台北地院提起損害賠償民事訴訟,向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及工會正副祕書長、全體理監事求償每日3400萬元,並視罷工的持續期間作為後續計算基礎外;3名員工也到桃園地檢署控告工會幹部強制罪和妨害自由,怒斥「我們替他們擦屁股,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鍾郡強調,這次並非針對工資、工時等勞動條件的罷工,因此長榮航空認為罷工是違法的行為,所以資方提出訴訟,主張損害賠償。至於計算方式主要是參考2017年尼沙風災期間,全面停飛時所產生的損害作為請求。

鍾郡表示,是否增設勞工董事,本來就是股東會的職權,並非公司單方面可以決定,此外,這樣的訴求在團體協約中,從未聽過工會方有提出,是到調解後期才出現,所以資方主張違反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條的立法意旨,因雙方無法事前達成共識,當然也無法做有效的協商。

他指出,增設勞工董事本身就不是一個調整事項的勞資爭議,與勞動條件例如工資、工時等訴求均無關,都不是公司單方面可以處理的事情,所以工會罷工是一個違法的行為;且此行動已嚴重影響長榮航空營收、公司聲譽及財產損失,提告要求賠償所有損失,以捍衛13萬名股東以及上萬名員工的權益。

不僅如此,3名長榮航空員工到桃檢控告工會幹部,她們認為,公司並非只有空服員,沒有各單位的團隊合作什麼都沒有:「我們替他們擦屁股,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周姓女員工表示,前天罷工正逢下班時間,要開車時,罷工群眾不讓路,警察協商1個多小時也沒結果,直到晚上7點多才回到家。

「到底在亂什麼?憑什麼華航有什麼長榮就要什麼?」周女表示,她進公司10多年,工會說公司賺1800億,到底懂不懂成本會計?有多少負債?難道不用先存一點本嗎?哪有公司今年賺多少錢,就要全部都拿出來,那公司賠錢是不是全部都不要領薪水?

電算部門員工說是自發性來提告,指公司有很多部門,並不是只有光鮮亮麗空服員,他們罷工,公司其他的內勤部門全部幫忙擦屁股,結果一堆班機取消,營運受到影響,這樣對大家好嗎?

#長榮 #罷工 #工會 #長榮航空 #空服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