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自擾」寓言,源自春秋時期庸國無端率南蠻諸附庸國軍隊進伐楚國,反被楚國與秦、巴三國聯軍所敗,落得庸都四面楚歌,庸國滅亡。唐代陸象先以此歷史比喻天下本來無事,都是自找麻煩的庸人自擾。

同樣在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斯巴達率領盟邦戰勝挑釁的雅典率領盟邦,當時史家修昔底德記述了這場讓古希臘式微的內戰,《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至今仍是國際關係理論中最為重要的著作之一,並創造「修昔底德陷阱論」,認為一個新興大國必然會威脅到當時大國,不可避免的引起戰爭。西方近代學者選出15個大國興起中有11例發生戰爭的歷史,試圖證明修昔底德陷阱的不可避免性。從統計方法判斷中國,如此斷章取義,是不值一駁的庸人自擾,既不同於以仁為本的中國思維,更有悖與中國王道思維一脈相承的中國和平共存、共贏共用、全球生命共同體理念。

100年前一窮二白完全失去自信的中國,全盤西化主張盛行,西方言論在華被奉為至理,形成凡是西方的就是好的凡是論,至今仍有些國內外學者,尤其留學歸國者的一小部分,儘管目睹改革開放成就非凡,總是視西方價值為當然,見樹不見林的自歎不如西方人文財經思想,他們的論述造成一些混淆,對修昔底德陷阱論調竟有深信不疑者。其實西方文豪莎翁也有諷刺庸人自擾的作品,去年美《大西洋期刊》更有文批評美國現任總統的政策是庸人自擾。兩千多年前的庸人自擾寓言,似與當今零和式單邊霸權主義的庸人自擾相似,這並不合美國利益。

杞人憂天新篇

「杞人憂天」寓言出自戰國時期《列子‧天瑞篇》的「杞國有人憂天地崩墜,身亡所寄,廢寢食者」,泛指對本來不是問題的事情,自尋煩惱。但在科學更發達的現代,杞人憂天不再只是庸人自擾,也是一為來自太空天外對人類的威脅把關的重要專業。

歐洲太空總署ESA對可能威脅到地球的天體「黑名單」,在6月6日更新的該名單上,將代號為2006 QV89的小行星列為第四名,估算其將於9月9日飛行至最接近地球,距地球約670萬公里,約為地球與月亮距離的18倍,但ESA仍估算其有撞擊地球的可能,概率為萬分之1.4,比乘坐飛機航班失事的概率約高200倍。

不過2006 QV89小行星的體積不大,直徑約40米(直徑約大於140米的才被稱為較大的小行星),如果撞擊地球,其威力比6600萬年前撞擊地球、造成大批恐龍毀滅的直徑約10公里的小行星,簡直小巫見大巫,但科學家們已在積極思考因應之道。

今年5月初國際太空學會特別就此專題在美國舉辦「行星防衛大會」,會中電腦模擬演習了地球對來襲的某小行星,發射6枚打擊火箭,用以摧毀該小行星或改變其航向,結果只有兩枚堪稱命中,並造成一些碎片奔襲地球不同的地點。大會的結論是:目前的防衛技術遠未成熟,更重要者,即便是技術成熟,另有相關道德倫理、國家主權、國際政治等一系列議題有待釐清與形成國際共識。

這將比達成全球氣候共識更難,全球生命共同體的主張益顯重要。(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中國 #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