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出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台關係確實在形式上出現一些「突破」,因此蔡政府也多次將之當作重大政績,來證明她可以推動美台關係的提升。不過,學界也有擔憂,認為川普的商人性格,可能只是將台灣當作籌碼,透過象徵性地提升美台關係,來達到向大陸施壓的目的,而一旦中美達成妥協,台灣就將成為棄子。

從現實主義的國際關係準則來看,這一推論確有其依據,畢竟國際政治從來就是利益導向,所謂的價值、原則常常只是說說而已。不過,現在中美關係的發展恐怕也不樂觀,美國遏制中國的態度也不再是停留在戰術層面,可能上升至戰略層面。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台灣牌就不僅僅是一個隨時可棄的籌碼,還可能是長期利用的棋子。

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最近在一個政策會議上宣稱,美方預期中方將干預2020年台灣大選,因此美方考量直接提供幫助,強化台灣應對能力。大陸媒體除了批評美方官員公開暗示要干預台灣選舉外,也特別注意到AIT主席莫健在同一場合所做的詮釋。莫健聲稱中國有意取代美國,將美國逐出亞洲,因此在這一背景下才更凸顯台灣的重要性。他還特別提及,過去人們認為美國在權衡對北京和台北的關係時,會覺得美中利益超過美台利益,但他認為這一情況在最近2、3年已經顯著改變。

莫健的潛台詞顯而易見,隨著中國的快速崛起,美方在看待大陸時顯然已開始進行立場修正,從過去的合作為主轉變成遏制為主,因為美國擔心中國的崛起已經不可控,雖然中美合作對美國有利,但中國崛起最終將導致美國霸權的衰落,從長期看將對美國不利。基於這一戰略思維,美國才發動貿易戰,加大力度迫使中國接受美國的要求,實際上,貿易戰只是外在表象,科技戰以及全球未來科技領導權才是本質。即便現在中國依然沒有足夠能力挑戰美國霸權地位,但美國已認識到,假以時會優勢會不保。

如果美國決策層堅持這一認知,那麼台灣的重要性就將陡然提升,美台關係也將改變1970年代以來的模式。換言之,過去美國為了推進與中國大陸的合作,而有意自我克制,避免打台灣牌導致中美關係的衝突,現在則相反,美國借台打陸可能將成為長期作法,從而對中國大陸的崛起製造戰略干擾。

當然,中美關係的利益連結歷經40年累積,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打破,而美國對台灣貿易關係的潛在衝突,也可能會對美台合作造成掣肘,接下來就看美國會不會為台灣提供政策讓利,以換取台灣能夠繼續充當對抗大陸的馬前卒,即便損傷自身利益也在所不惜。問題在於,這不僅考驗美國的誠意,也直接涉及到台灣自身的經濟發展和經濟安全,如果美國不能給予台灣足夠的經濟支持,包括貿易問題上的必要妥協,那麼台灣很難單方面抗拒與大陸的經貿往來,因為這會對台灣自身的發展帶來損害,且無處獲得替代補償。換言之,美國如果只是提供政治支持,卻沒有實際的經貿支持,那麼這種台灣牌也註定不會長久。

#美國 #台灣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