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選部蔡宗珍部長將於今年10月起,擔任司法院大法官。6月17日,蔡部長等4位以被提名人的身分,拜會立法院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委員表示,被提名人的政黨色彩過於強烈,可能無法公正中立行使大法官的職權,因此拒見。依立法院的現況,部長一定過關,所以我才會面告,過程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中華民國憲法》的內容豐富,全體國民尤其是公務人員,賴以安身立命,我因此建議蔡部長,將國考普通科目的「法學知識與英文」,子科中華民國憲法的30分,調整為50分,子科英文的40分,調整為50分,科目改稱「中華民國憲法與英文」。部長的答覆是:關於憲法科目部分,實際上考選部長無法決定特定科目的列考與否。「雖然本人是憲法學者,樂見憲法的比重增加,但我們會努力思考如何增加或提升憲法考科的比重,提出修正案後,請委員支持。」請問,去年4月19日至今,部長是否提出了修正案?

大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其主要職權在審理以下四類案件:一、解釋憲法案件。二、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案件。三、總統、副總統彈劾案件。四、政黨違憲解散案件。 對於解釋憲法與統一解釋法令案件,大法官以會議的方式合議審理;對於總統、副總統彈劾與政黨違憲解散案件,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合議審理之。以上的規定,分別見諸憲法本文和增修條文,必須重視。

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明載,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至今有效的民主進步黨黨綱,則主張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請問,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在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並制定新憲法,是否違憲?

民國97年6月20日,釋字第644號的理由書指出,組織政黨既無須事前許可,須俟政黨成立後,發生其目的或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經憲法法庭作成解散之判決後,始得禁止。請問,部長成為大法官後,將如何面對上述的理由書?

這個政府登場以來,一再違反憲法,可謂罊竹難書。王健壯教授提醒大家,近年來大法官已兩度不受理監察院的釋憲聲請案,一次不受理立法委員的釋憲聲請案,並且遲未審理法官所提的不當黨產條例釋憲聲請案。如此的作為,使得台灣難見光明,只有少數人例外。請問,部長成為大法官後,要做中華民國憲法的守護者?還是這個政府繼續毀憲的執行人? (作者為考試委員)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