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爭端未明、市場對於降息預期提高的狀況下,公債持續受到投資人青睞,全球政府債券上周上漲了0.27%;從資金流向角度觀察,投資級債上周資金保持淨流入,高收益債和新興市場債則皆由前一周的流出轉為淨流入,分別吸金16.2億及10.6億美元。

安聯投信指出,近來包括聯準會(Fed)對貨幣政策較具彈性的談話、油價持續下跌及五月非農就業數據低於預期等狀況,都使市場對於Fed降息的期待日益升高,進而拉高整體債券市場行情,除了全球政府債券續漲,全球高收益債及新興市場主權債也分別繳出了0.8%及0.96%漲幅,債市近全數收漲,顯示市場對風險性債券的情緒逐漸轉為樂觀。

安聯動力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產品經理陳宜平表示,相較於歐美成熟市場,新興市場往往有著較大的波動及風險,然而進一步觀察,亞洲在與同為新興市場的拉美、東歐國家相比時,顯示出較佳的韌性。

除了許多亞洲企業償債能力明顯高於拉美及東歐企業,陳宜平認為,亞洲各國中,包括大陸、印度及東協國家在近期降息、降準及擴大基礎建設支出等政策方面,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及刺激。

在亞洲市場各式債券中,亞洲高收益債經歷了許多重大的政經危機後,皆展現了較東歐及拉美高收益債更抗震的能力,是投資人全球資產布局中,分散地緣風險的優質收益。

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鍾美君指出,大陸正面迎擊美國的貿易開戰,避險情緒上揚,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6月最低降至2.37%。目前市場仍預期2019年下半年聯準會還可能升息一次,而G3央行目前看來都沒有升息的壓力,許多新興市場央行可以有空間提出刺激經濟的政策。

鍾美君認為,由於目前全球超過十兆美金的債券處於負利率的環境下,仍然有較高收益率的新興市場債券仍是尋求收益的投資者的焦點。然而,在整個2019年隨著付息還本以及發債量有限下,新興市場的收益率會繼續受到壓縮。

鍾美君指出,近期巴西金融市場波動幅度加大,但是由於央行寬鬆、經濟持續成長,加上退休金法案預期可以順利過關,將有助於外資進駐,仍看好巴西相關投資標的。IMF持續發放貸款給阿根廷,顯見基本面仍有一定質量,亦是在看好的市場。因此相較於其他新興市場地區,拉丁美洲美元高收益債券的投資潛力相對較佳。

#降息 #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