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500年時空、近1400把名琴作品,這是一般人對奇美博物館提琴收藏的認知,29年過去,奇美依然走在提琴蒐藏路上,但其實,最初奇美收藏提琴並非想成為世界第一,初衷是希望買一些不同價位的琴借學生使用,每年有200多把名琴在世界各地流轉,如今更一腳踏上全世界沒人敢做的「系統收藏」。

「我們真正關心的是,未來歷史怎麼看我們?」鍾岱廷說,系統收藏之所以困難,是因為很多琴即使想擁有也未必買得到,奢談系統整理,奇美明知這是不可預期的,仍一頭栽入。他將1946年後出版的所有小提琴專書掃描到電腦排序、查詢拍賣紀錄、洽詢各國專家,請他們寫出心中各國10大作者,最後彙整將每位作者作品至少各買一支,用這種方式堆疊資訊。

每一把名琴收藏入庫各有故事,其中,為收藏4把Andrea Amati樂器組四重奏,過程整整找了8年,相當曲折。「琴會有意識地移動到它想去的地方,4把樂器450年前同一張桌子誕生,450年後又一起演出,甚至作者Andrea Amati也沒機會見過它們同時匯集一起。」

鍾岱廷說,收藏過程充滿變化且不可預期,老闆支持、琴商幫忙、琴主願意割愛、實琴健康狀況、歐洲出口文件,一個環節緊扣一個環節,任何關鍵都會影響結果。即使到現在,跟任何琴商說要買Andrea Amati樂器,他們都會冷眼相待,「你知道這世上有幾把?絕大部分在博物館嗎?」

他說,以四重奏來說,看得到書上圖片卻摸不到,若現在想買,很難,即使買到也可能是殘缺作品。當初奇美為湊齊4把琴透過「以琴易琴」,甚至買其他古琴換琴,琴根本不等值,但他笑說,若對方了解稀罕性就不可能割愛,縱然代價高很多,但湊在一起就是無價。

國外每年都有許多專家千里迢迢飛來奇美,因在外面沒機會看見所謂「歷史」,也屢有製琴師後代到奇美尋找父親、祖父製作的琴,過往只在書上見到,如今卻在奇美親睹,這裡,是一個活的收藏,更是一座無止盡寶庫。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