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萬韓粉在台中市再次揚起國旗海,韓流如波濤洶湧,高呼高雄市長韓國瑜「庶民總統」。儘管泛綠營鄙夷韓粉是不理性的弱勢族群、是被催眠的土包子、是破壞民主價值的「民粹」狂徒,國民黨大老們擔心黨內政治生態會被這股狂潮衝亂、失去重返執政的機會,顯然兩大黨都沒有認知到韓流的背後,代表社會對藍綠政客和利益團體長期把持政治、分贓公共資源的不滿。幾番政黨輪替後,民主徒具形式,富國利民、苦民所苦的政府核心價值卻被抽空,講白了,韓流就是民怨。

去年九合一選舉暴起的韓流,源自對政局長期欺罔、虛假、尖酸、仇怨、謾罵的厭惡;對藍綠空談改革,離民意卻越來越遠的憤怒;以及對台灣內外處境每況愈下的憂心。韓流不只是社會底層受到產銷體制剝削的農漁民、不滿一例一休的勞工、退休俸遭到刪減的軍公教等「討厭民進黨」族群,還包括對執政者濫用公權力,對圖謀一黨之私的「東廠現象」深惡痛絕的菁英、擔心台灣被全球化與區域經濟整合孤立而流失競爭力的企業界、在低薪壓力下看不見希望的新世代、在貧富差距擴大卻等不到大環境轉好的中產白領、對下一代教育放心不下的家長、對老年生涯無法安心的銀髮族,他們都和海外僑胞和軍警人員一樣,不甘心中華民國遭到政客輕薄、甚至竄改。

他們傳達同樣的聲音:「我們是庶民,我們是國家真正的主人」,「休想再靠傳遞仇恨和玩弄選舉手段,糊弄我們的選票」。這股由下而上的基層民主參與新浪潮,卻被扣上草包、現實社會失敗者的取暖圈,因為生活焦慮,欠缺民主素養和對大環境的全局思維,短視而且反智,將給社會帶來不堪承受的成本與動盪。

然而,問題就出在政治生態,台灣和許多西方國家一樣,政治世家、大財閥和高級白領等「人生勝利組」把持政經體制,他們認為中下層的人會因整體經濟財富的增長而自動分享外溢效應,卻忽略近年外溢效應已經消失,造成中產階級向下移動、底層民眾求告無門。當全球化帶來的是財富更加集中、中產階級被擠壓,階級和貧窮可能世襲化後,全世界都刮起庶民革命狂潮,反撲建制菁英。

曾失業10多年的韓國瑜親自體驗了庶民苦情,也洞察了時代洪流。韓在美國史丹福大學演講,批評台灣政府不是人民的公僕,而是政黨的奴才、是黨僕,台灣人民都是黨派政治分化下的受害者,病入膏肓的政治惡鬥和嚴重分化的失能政府,讓全民受苦。「貨出去、人進來」、「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國家安全、人民有錢」,韓語錄沒有華麗的文字修飾,卻直指庶民的心。

國、民兩黨近20年來雖然相看兩厭,不斷爭鬥,但政治生態反越來越相互「擬態」,如同孿生政黨:國民黨在論述上不斷向綠營靠攏;民進黨則在吸納地方派系和黨政運作上,不斷國民黨化。馬英九執政8年自陷國民黨政治醬缸,幾乎斷送國民黨生機,即使在韓國瑜一人救黨之後,仍看不到黨的改革氣象,反而無端上演黨內初選宮鬥戲,老藍男令民眾厭棄的身段,黨內欠缺理想和改革熱忱的當權派,重新出現政治舞台。如果韓國瑜無法引入庶民力量衝撞既得勢力,國民黨改造仍然只是空談。

去年被韓流衝垮的民進黨如今更赤裸裸依靠修法和公權力壓制言論自由、打擊媒體,行政部門淪為政黨分枝,政黨黑手伸向校園、媒體、文化圈,操弄監察、司法,弊案被輕放,選票輸越多、犯錯下台的人反而官當得越高,如同戒嚴時期假反共和維護國家安全的國民黨,黨意凌駕民意,蔡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

選民早對兩黨比爛感到無奈,韓國瑜崛起後,積壓多年的中間選民龐大民怨一夕找到出口,韓流跨越藍綠意識形態和南北地域版圖的阻隔,捲起全台庶民推動改革的新浪潮,政客們不僅無法繼續在政壇打混,綑綁台灣的意識形態惡靈必須退散,中華民國的名字必須擦亮,台灣生命共同體的驕傲感才能真正確立。改造國民黨,建立跨越藍綠、挑戰現狀的政治新勢力,是韓國瑜應有的承擔。

#韓國瑜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