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反紅媒」遊行,從3個層面來看,是非常諷刺的大秀。

第一、早在18世紀,法蘭西的思想啟蒙大師伏爾泰就一再強調:「我或許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一定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話流傳很廣,被認為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的真諦。

伏爾泰在300年前一再呼籲的主張,影響了許多的民主自由人士。到了100多年前,英國作家霍爾把這句話寫進了書本之中,然後隨著識字率的提高,如今幾乎所有讀過書的人都曾經聽過這句話了。

幾百年前的思想家就知道各種言論都應該被呈現,然後交由公民自行判斷,這才是言論自由與民主價值。如今在台灣,有人積極舉辦遊行並且主張應該用顏色來把關言論,這當然是一種高度的諷刺秀。

很多朋友都戲稱:在今天的台灣,主張台獨有言論自由,主張統一沒有言論自由。這當然也是一種諷刺的說法。舉辦遊行人士可能會說:特定媒體拿了境外人士的資金,所以要反對。如果回到民主法治的基本原則,法律有禁止的一定要嚴格查辦,將犯法者繩之以法。有違法證據,就快拿出來,直接法辦不是大快人心嗎?但是,如果法律明明沒有禁止,政治人物與網紅可以聯手透過遊行對主管機關施壓嗎?這到底是民主法治還是民粹動員?

主張要求新聞媒體的資金透明化,未必不可行,但是還是要立法。這場遊行主張「反紅媒」,還說要推動立法修法,這就讓人好奇參與活動的立法委員過去幾年怎麼沒有提出法案?

要「反紅媒」,應該先有研究基礎,證明台灣公民欠缺民主素養,所以會被所謂的紅色媒體洗腦,然後應該提出草案,清楚定義紅色媒體,再努力立法限制或禁止,不讓台灣公民享有自由選擇媒體的權利。

然而,請問這方面的研究與草案在哪裡?如果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立法委員過去幾年都沒有認真做,選舉到了才舉辦遊行,那麼不免讓人好奇:到底是真的反紅媒?還是為了選舉在動員?這又是諷刺大秀啊。

第三、在台灣反紅媒,不管是新仇舊恨、公報私仇,還是為了2020年大選,藉此修理特定媒體,問題是,在網路時代,網紅與政治人物合作想要抹紅媒體,但是年輕人上網了根本什麼都看,大陸影視劇早就在看了,可以直接看真紅媒,也會搜尋到很多大陸論述。請問怎麼辦?要管制台灣公民使用網路嗎?這場秀太諷刺,讓人嘖嘖稱奇。(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

#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