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新聞報導,為台灣數位經濟之發展,行政院5G頻譜最晚於明年初釋出,否則我國5G的數位發展,將會落後先進國家太多。但是5G產業的發展,營運重點已不再是以通訊服務為重心,因此主管機關在考量釋照的同時,必須考量產業未來發展的不同需求。

第一,5GeMBB、URLLC、mMTC之技術特性,須有連續大頻寬方能實現,若單一業者獲配頻寬太低,5G網路提供之網速,將與4G網路相似,甚至可能低於4G,建立於5G技術特性之應用服務如VR、海量連結等營運將無法開展,不利我國5G技術發展,建立新型的數位經濟。

第二,依目前三大業者取得之4G頻寬,以4x4 MIMO、256QAM及載波聚合技術,上網峰值速率已可達約500Mbps以上,因此取得5G頻段單一業者最少應取得60MHz以上才能達到1Gbps,與4G才有差異。

政府的頻譜分配政策,應當優先考慮頻譜的有效使用,若考量5G應用時高速大頻寬、可依賴的低延遲及巨量連網等技術特性,個別業者需有足夠的頻寬才能達到其5G的應用效益,發揮5G技術效能,帶動產業發展。

5G因中高頻物理特性為波長短、穿透力低、涵蓋範圍小、衰減極快,5G必須有較4G綿密之網路佈建,並同時要解決環保、耗能及住戶抗爭等問題。因此行政院於2018年10月29日SRB會議中即明確指出台灣不需要5套5G網路,未來產業發展應由過去電信業所提供的connectivity服務(BtoC),轉型成網路功能的多元發展服務(BtoB)(BtoBtoC)。

5G世代來臨,電信業者間已然顯非僅在佈建基礎設施上競爭,以爭取門號用戶數?而應著重在應用與商務模式的開發,建立提供足已開發5G核心技術之系統整合平台。電信管理法亦於今年五月底三讀通過,主管機關在產業監理上已有促進產業典範轉移之權能,可以引導業者間資源共享,開展多元服務競爭,快速導入及開放電信平台與垂直場域的藍海合作。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規畫3.5GHz頻段預計釋出270MHz,畫分為27個10MHz小區塊的甲案,與劃分為3個50MHz大區塊和12個10MHz小區塊之大小區塊混合的乙案。採行小區塊之甲案易使頻率破碎,在頻率位置協商容易產生爭議等缺失。因此以60MHz(速率約1Gbps)為頻譜釋出的下限為宜,避免零碎、使用效率差、無法支持尖端應用的小頻寬,造成頻譜資源的浪費。

NCC在制定5G頻譜釋照時,除要考量參標的公平,以及上述頻譜效率使用的目的外,釋照後電信市場能否產生「有效競爭」的結果,也是不能忽略的重要因素。根據國內外實際市場的實證資料觀察,電信市場起碼需要維持4家業者才能產生「有效競爭」的結果。頻譜資源與釋照原則中制定頻譜上限及下限,將關係著市場家數多寡的關鍵。主管機關亦可適度開放得標頻譜的業者以MVNO、頻率共用等提供Capacity予其他業者,可使業者有效投入更多資源在創新服務開發,不必然只在競逐分占頻譜而產生頻譜破碎化的情形。期許我國電信市場的5G釋照,可兼顧獲得頻譜效率使用的目標,及因有多家業者參進而形成市場上「有效競爭」之結果,從而保障消費者權益。

#電信 #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