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摩擦成為2019年大陸半導體業發展的關鍵影響因素,也就是美國持續藉由關稅、非關稅貿易障礙來狙擊對岸科技產業的發展,並波及上游最關鍵的半導體產業之動向,如華為事件,美國握有通訊設備的中頻接收器、手機中高頻功率放大器、EDA軟體、FPGA等半導體關鍵供應,讓華為未來營運增添變數。

不過也因2018年大陸積體電路進口金額,由2017年的2601.15億美元攀升至3120.57億美元,年增率從2017年的14.60%走高至19.80%,此也意味若未來大陸持續進行半導體國產化,則進口替代規模仍相當可觀,特別是適逢美國意圖阻止大陸半導體業崛起之際,大陸半導體更加確立朝向自主可控的方向前進。

而大陸官方仍試圖不讓短期的景氣波動、美中貿易談判未果,來破壞到中長期半導體成長的產業趨勢,畢竟大陸在新興科技領域仍具有龐大落地應用的商機,因而積極利用政策拉動的乘數效應,來儲備未來大陸半導體族群再次向上的動能,如國家積體電路產業大基金、行業稅收優惠政策等措施,同時科創板為符合國家重大需求、符合國家戰略,可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的企業提供良好的融資管道,特別是半導體族群。顯然在大陸積體電路產業現階段自給能力仍低,況且缺芯之痛亟待解決的情況下,中興通訊、福建晉華、華為事件反倒催化大陸晶片企業加速自主化替代的進程。

至於2019年5月下旬中芯國際主動申請自紐約交易所下市,此舉發生於美國對華為祭出軟體、晶片設計架構、硬體等出口管制令之後,又中芯國際為大陸第一大半導體廠,更是背負推進先進製程、技術自主可控的政策使命,難免引發市場聯想,大陸半導體業者是否開始逐步脫離美國資本市場,為美中供應鏈建立界線的開端。

不過,大陸加速自建半導體供應鏈的同時,勢必更期望拉攏、借助台灣發展的經驗,台灣半導體業在G2兩方選邊站的壓力也將逐步升溫,左右為難的局面該如何因應,也意味美中科技戰的過程中,台廠也難逃艱鉅挑戰。

#美國 #大陸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