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上任後的所得差距
文在寅上任後的所得差距
文在寅上任後的失業率
文在寅上任後的失業率

兩年前,靠著年輕世代的人氣加持,入主青瓦台的韓國總統文在寅,為了實現「增加就業」的競選承諾,不斷透過追加預算的方式,希望於五年任期內,在公部門增加81萬個工作機會,並修改《勞動法》,打算用縮短工時的方法,讓私部門因此增加50萬個工作機會。

更為了實踐「收入主導型經濟增長」戰略,兩年內調高了最低時薪29.1%,以為可以因此增加國民收入、帶動消費增加,並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

結果,「創造就業」、「最低時薪」、「縮短工時」,彷彿三把利刃,分別劃過文在寅政府的身驅:2018年的失業人數是107.3萬人,是2000年以來的最高值,失業率為3.8%,是2001年以來的最高值,GDP成長率2.7%,則是2013年以來的最低值。

這樣的結果,中央大學名譽教授朴昇直指,是因為在企業成長停滯時,政府大褔提高勞動成本,導致原已惡化的韓國經濟,更加的陷入就業停滯→消費減少→經濟不景氣→投資減少的惡性循環裡。

擺在眼前的現實是,韓國製造業的就業人數已連續第14個月出現減少,5月的就業指標中,製造業的工作人數又少了7.3萬人,失業人數也大幅增加到114.5萬人。

「政府要創造就業?」HP&C株式會社社長金洪周語帶苦澀的說道:「調高最低時薪,反而讓我們必須要縮減人力了。」HP&C下半年即將新建的廠房,就是人力需求可降到最低的智慧型廠房,她說,「未來只能全面自動化了。」

相對的,Dream Air株式會社社長鄭鎮九則是聳聳肩的說:「工資?沒有很擔心,」因為Dream Air早已自動化,所有生產線,「用一根手指Tocuh,一切搞定,不需要太多人。」

韓國大型會計事務所會計師田容旭就指出,在互聯網、人工智慧化的時代,企業需要的人只會愈來愈少。然而,整體就業率還是呈現出如韓國經濟副總理洪楠基所形容的「積極信號」,優於預期:就業人數增加了25.9萬人。

優於預期的就業人數,若細加分析,會發現大多數是政府「增加財政支出創造出來」的就業,也就是文在寅不斷追加預算擴充出來的「公務員隊伍」。用政府的預算創造出來的預算,不但讓公部門愈來愈龐大、國家財政支出大幅增加外,也形成另一類的「不公不義」,也讓韓國民眾對文在寅政府感到失望。

2019年2月,韓國政府全面調查1,205個公共機關的結果,涉及不當請託、指示、靠關係、受賄等不公平的錄取新人者有182件,而且統統都是文在政府的「高官們」的子女、親朋好友們。

然而,青瓦台提出的對策,包括定期進行全面調查,還有「將」訂定利益迴避原則辦法,卻讓韓國年輕人感到憤怒,從事翻譯工作、靠時薪過活的李瑗淑就動怒的說:「我有多少的青春歲月是浪擲在求職失敗上?這太讓人生氣了!」

「有時候,出發點是好的政策,」執政的共同民主黨李鍾杰不像是為文在寅政府、反倒像是為自己辨白似的說:「不見得都會有好的成果」,記得蔡英文政府當初執意實施「一例一休」時,三三會長許勝雄也曾說過類似的話,「政策要讓大多數人願意接受,才能成功,如果大多數人都怨聲載道,再好的政策也不會有用。」

#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