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超級央行周上周落幕,包括美國聯準會和歐洲央行,都釋放出未來可能降息的訊號,市場普遍正面解讀,使得三大債券基金已連續兩周全面獲得國際資金青睞。儘管投資級公司債券基金上周再獲37.55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單周吸金卻明顯較前幾周出現收斂,反觀高收益債券基金在揮別連五周失血後,連續兩周都有逾十億美元的流入,資金動能相對穩健。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奕栩表示,全球經濟維持溫和成長,加上各國央行紛紛釋放鴿派訊息,對於風險性資產仍為有利,然而,由於目前正值景氣擴張循環後期,不僅尚未有企業獲利重啟加速成長趨勢的跡象,全球貿易紛爭更是三不五時干擾盤面和投資人信心,預料將使得股市區間表現,因此現階段相對看好信用債後市。

諸多信用債之中,黃奕栩又相對建議配置高收益債,主要是因為發債企業違約率低、利息覆蓋率高,加以寬鬆貨幣政策,皆持續有利高收益債券後市走向,唯須留意未來若經濟加速放緩,在高收益債市中引發的流動性風險,因此,在高收益債的配置方面建議要更分散、多元化。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受到歐美等主要央行態度更趨鴿派影響,全球負殖利率債券規模創新高,突顯投資人對債券的投資需求,也更彰顯具有利差優勢的新興國家公債優勢。

現階段看好在地的改革題材,例如亞洲較高殖利率的印度和印尼,其中印尼政府因財政政策嚴謹而於5月底信評再獲升等;拉丁美洲的巴西政府所提出退休金改革法案於國會的審議亦有所進展。

投信法人指出,鑑於成熟國家公債殖利率下滑至近年低點,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來到預估區間的下緣,反映市場預期美國聯準會在年底前有超過兩次的降息機會,現階段公債價格已有高估之嫌,利率再向下空間有限,也因此將對存續期間的展望從「加碼」調降至「中立」。不過成熟國家公債與股市為負相關性,在股市下跌期間提供避險功能,能為投資組合提供下檔保護。

#降息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