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前副總統呂秀蓮、東社社長余文儀之後,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宣布退出民進黨,他痛訴民進黨政府的幾項罪狀,包括不重視台灣命運共同體意識的打造、未能大開大闔、黨內逐漸定於一尊、破壞初選制度。從日本時代開始,台灣人菁英不是念醫科就是法律,游在1990年代初期從美國回來,是極少數拿政治學博士者。他當年入黨,目標是終結國民黨一黨專政,後來幫忙設立民調中心,現在則無法承受「我也是鄉愿與邪惡的平庸」的良心折磨。

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之前,台派就宛如民進黨的糟糠之妻。蔡英文既然囿於「維持現狀」自綁手腳,民間自主發動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官方卻冷眼相待、處處掣肘。小英選後未能反躬自省,先是為了一己之私,不擇手段變更總統候選人初選方式,給全民做了最壞的民主示範;再則打壓異議、收買無脊媒體,威權幽靈復現;最後則違反國際潮流、修法強制將公投與選舉脫鉤,無異沒收人民自保的最後一道防線─公投權,膽大妄為。

迄今,初選挫敗的賴清德似乎還在療傷止痛,對於台派的質疑未能出面釋疑,彼此齟齬恐怕已經無法縫合。現在的民進黨就像老牌子的電鍋,窩在那邊,獨立建國的理念應付了事也罷,民主的程序都敢動手腳,宛如作莊詐賭,連人權之母的自決權都可以加以剝奪。蔡英文政府「反併吞、顧主權、護台灣」的口號掛在嘴巴,時而撿到槍,時而撿到炮,就是吃定選民打死不退。說什麼好聽的捍衛價值,也不過就是掏空搾取最後的剩餘價值。

欺世盜名的民進黨老神在在,基調是「含淚不投票就是支持柯文哲、國民黨、甚至於共產黨,難道你們要當歷史罪人?」檯面上的小黨則望風披靡,自動請纓、搖尾乞憐,看能否被禮讓區域立委選區、政黨比例能否分到一些肉屑。當下,藍綠聯合壟斷、綠白眉來眼去,台派既然不可能票投立場曖昧不明的柯文哲,更不用說飛象過河去貼藍營人選的冷屁股,就必須痛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心,不只要搶不分區立委,也要派出區域的刺客,更要有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政治市場跟一般商業市場一樣,消費者最大。民主過渡時期難免騎驢找馬,然而,總不能老是賣些有瑕疵的次級品,除非是黑道大哥強迫推銷。當機立斷、義無反顧,既然不服小英嘲諷「你們沒有人才」,至少要有韓信、張良跟蕭何,才能水到渠成,誰來扮演劉邦並非當下要務。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台灣人不缺英雄,關鍵是願意充當「石磨仔心」的人太少。日本明治維新有木戶孝允、西鄉隆盛,及大久保利通,更重要的卻是坂本龍馬。(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民進黨 #游盈隆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