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泰雅族文面耆老柯菊蘭為全台僅存2位文面國寶之一,今年6月柯菊蘭因肺炎再度入院,讓文面耆老保存維護的責任再受重視,苗栗縣文化觀光局3年前將文面登錄為無形文化資產,並執行保存計畫,建立訪談文字、影像紀錄,讓世人見識時代洪流下,永遠榮耀的印記。

文面國寶深信文面是族人標誌,有文面印才能跨越彩虹橋與祖靈相聚,去年苗栗縣政府文觀局獲文化部文資局補助拍攝「榮耀的印記─泰雅文面」紀錄片,透過文面耆老口述歷史,記錄文面由來、過程及象徵意義,除了柯菊蘭,另位文面國寶為賽德克族林智妹,現居住於新北市。

柯菊蘭出生於1923年日治時期,據族人口述她晚報戶口應年逾百歲,她8歲時日人禁止文面並陸續沒收器具,她的外祖父是部落頭目堅持傳統,倉促請文面師Yayut.Ciwas偷偷替她在面部紋上額文與頰文,後來器具被沒收導致她未紋第二次,印記逐漸轉淡。

柯菊蘭描述文面時她躺在穀倉裡,好多人將她圍住,有人抓住她的雙腳、坐在她的小腿上,雙手成大字型被分別固定於兩旁,再用刺蔥的ㄚ字枝芽架住她的脖子,只要稍微轉頭就會被刺傷,當時聽到「鐺、鐺、鐺」的聲音,日本老師來了要帶她去上學,目睹過程斥責她的父親折磨小孩,但誰都聽不進去。

文面是傳統祖訓,泰雅族語稱為gaga,在傳統泛泰雅社會中,男子曾獵首、女子具織布能力,才能獲得文面資格,方能論及婚嫁,文面樣式具有族群識別功能,更是能力與技藝的表徵,男子在前額及下巴施術,女子則在前額及臉頰。

文面工具包含刺刷、刮血工具與木槌,文面師先將刺針或刺刷靠在施刺的地方,用木槌輕敲刺進臉皮,再用竹片製成的刮血器具去除血跡,塗上用松樹做成的煙灰,過程劇痛,完成施術的臉龐腫大是文面國寶共同的記憶,隨著國寶年邁凋零,珍貴文化將永存於族人心中。

#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