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在賀一航告別式上,哀傷又故作堅強的表情令人不捨。(資料照片)
Judy在賀一航告別式上,哀傷又故作堅強的表情令人不捨。(資料照片)

賀一航3日癌逝,在他人生最後10年,生活、工作焦孟不離的遺孀Judy講到他仍傷心哽咽:「我現在的心很空,很孤單,心裡好像少了一塊肉。」不過她說很謝謝「爸爸」留給她最大的財富與資產,就是有這麼多好朋友,這是兩人一起經營的,「不然怎麼會有像柯姊(柯淑勤)這樣的好朋友一直陪著我?」

因為覺得太孤單,Judy為轉移心情,希望趕快有工作。她當年在賀一航因欠稅被管收時,曾在白冰冰製作的節目擔任助理主持,是否再走幕前?她說不考慮,上談話節目也不是想做的事,「賀大哥不喜歡我走幕前,他雖走了,我還是希望尊重他!」不過娛樂圈是她與賀一航工作10年、很熟悉的地方,她計畫走比較能得心應手的幕後,「接活動、做演藝經紀工作都可以。」

「我更依賴他」

「以前24小時都圍著賀大哥轉,工作、生活、娛樂都長期習慣在一起,別人覺得他很依賴我,他走後,我才覺得我更依賴他!」Judy說賀大哥很疼她,她想做什麼,他都會說:「沒關係,妳要去哪裡我都帶妳去。」就連她去按摩兩小時,他也說:「那我去找人喝咖啡,看妳按到幾點我再來接妳。」而且他連她的家人也一起照顧,一周至少2、3天會主動帶她回娘家陪家人,「他走後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這麼依賴他,所以希望趕快工作、讓自己忙一下,比較不會那麼思念。」

Judy說,很多朋友主動表達可以幫忙,「大家都很客氣,可是我有年紀了,找工作可能有點尷尬,所以可能考慮自己做,但要等30日賀大哥進塔、全部的事情處理完後再來談。治豪也說我可以當他經紀人,但我還要規畫一下。」

賀一航生前最疼愛愛犬「噹噹」,Judy多次把噹噹帶去靈堂,「我一開始回家很怕看到噹噹,因為爸爸超疼牠,就連住院時也還一直掛念牠,以前爸爸不在家時,噹噹就會趴在門口等門,現在他走了,噹噹還是會趴在門口,剛開始那幾天,噹噹等一等曾經站起來叫個幾聲,我心想:是不是爸爸回來了?」

以為住院可化劫

Judy坦言,要馬上走出喪夫之痛很難,也很難釋懷,這10年兩人歷經那麼多風雨,好不容易一切都愈來愈好,她原以為住院、度過劫數就好,沒料到,賀大哥臨走前連一句話都沒留下,「他真的就是覺得累了想睡一下,就在睡夢中走了。」

#爸爸 #賀一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