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善變的黃河之下,蘭州地鐵日前開通;在一代又一代的築路人眼裡,最難攻克的「天路」雅康高速公路早已通車。大陸工程技術日新月異,並走向世界,從汶萊淡布隆跨海大橋、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至吉布地鐵路,再到希臘比雷埃夫斯港,都有大陸工程足跡。

以大陸建設莫斯科地鐵的經驗為例,由於莫斯科的溫度很低,一年冰凍期長達六個月,盾構機必須適應零下30度的低溫,工程地質條件也極複雜,最後事實證明了地質環境全不同的難題可以克服。

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造勢活動中提出3項後山交通政見,包括蘇花改二期工程盡速完工、完成國道六號東延花蓮、建成環島高速公路網。國道延到花蓮是否可行,引來各界議論,有人提出不妨借重大陸或其他國家技術;也有人認為,台灣地質有地熱、湧水、岩爆與斷層,和大陸地質不同。

隨著技術進步,科技或許可克服台灣多山的工程需要。過去,大陸盾構機已用於台北捷運的隧道挖掘工程,未來只要撇開意識形態,兩岸工程也有合作空間。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