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既是《憲法》的詮釋者,亦是守護者,如果連中華民國《憲法》都不認同,抑或只是「勉強認同」,不僅大法官當得扭捏,民眾必然質疑憲法法庭的公正性。

大法官無法自創《憲法》,但由蔡英文總統所提名的大法官,能夠自主公正地裁判涉及蔡政府任內的違憲修法嗎?如果不能,「綠色憲法法庭」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不受理,以及讓人民失望的合憲裁判。

蔡政府提名的大法官早已被炮轟失去公正性。由於民進黨執政後,設立黨產會、促轉會、年改等爭議機關與法案,人民及團體屢次聲請釋憲,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去年質詢時就曾點名批評,二次政黨輪替後,大法官不但未能發揮平息爭議的功能,反而引起更多憲政體制上的紊亂,讓人相當遺憾。

無黨籍立委陳玉珍昨在人事審查時問大法官被提名人楊惠欽,「台灣這兩個字是不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域涵蓋範圍?」楊回答的支支吾吾,僅說台灣這兩字沒出現在《憲法》,固有疆域「很大很大」,表情不時尷尬苦笑,顯然是回答得相當不情願。

為何不情願?畢竟楊惠欽等4人都是蔡英文提名,同意權過關與否當然得靠民進黨立委投下同意票,但民進黨向來就訴求台灣主權意識,自然容不下中華民國派的任何空間。縱使大法官被提名人絕對知道《憲法》中所及的秋海棠主權及領土範圍,但人事權還得靠綠委,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其實民進黨真的不需要讓大法官這麼難堪,現在是國會多數,有氣魄就修憲看看,而不是繼續用台獨騙選票。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