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宣布投入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參選人數高達24人,比2016年共和黨有17位參選人的紀錄,還要多出近50%。當有這麼多的政治人物投入選舉時,電視辯論該如何容納所有的參選人,又如何進行實質的辯論,是主辦單位的一大難題。

共和黨在2016年第1次辯論的做法,就是將參選人分成兩組,民調高的10位在一組,民調低的7位在另一組。前者是在晚間黃金時段播出,後者則是下午時段舉行。在第1次辯論後,HP執行總裁費歐琳娜因為表現極佳,所以在第2次辯論時,被提升到黃金時段。

共和黨的分組方式,有點類似英格蘭超級球隊聯賽的20個球隊,季賽結束後,名次墊底的3名會被降到英格蘭足球冠軍聯賽(EFL),空缺則由EFL的3個球隊遞補。費歐琳娜可說是EFL升到英超的球隊,只不過並沒有候選人被降到非黃金時段的辯論。

民主黨由於有20多人投入選舉,因此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決定用兩個基本條件決定參選人是否可以參加辯論,將那些可能是來攪局的邊緣政治人物刷掉。這兩個基本條件分別是:一、至少獲得6萬5000名選民的捐款;二、至少在DNC所認可的民調中,有3份獲得1%的支持度。前者是讓參選人展現他的募款能力,但不用金額而用捐款人數,乃是要他們證明確實有草根性或大規模的連結能力,後者則是全國知名度的展現,但也或多或少說明他們在選民心目中的印象。在6月12日截止日時,共有20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獲得在6月26至27日的電視辯論機會。

20位候選人若要同場辯論,當然會造成作業的困擾,分組顯然有其必要。DNC沒有選擇共和黨在2016年的分級方式,而是將這20位參選人隨機分成兩組。名單出爐後,引發許多觀察家的討論,認為27日的辯論場次有4位民意調查支持度在前5名者參與,而26日的場次僅有華倫參議員1人在前5名,似乎對她較為有利。不過,也有人指出她不挑戰強棒,並且有可能成為其他參選人的箭靶,反而是不利。

民主黨的分組方式,有點類似NBA球隊分成東西區的情形。在今年以前,西區的球隊無論是勇士隊、火箭隊、馬刺隊或是雷霆隊,都屬實力較為堅強的球隊,而東區僅有騎士隊獨撐大局,兩區的實力並不平衡。民主黨這次的分組辯論,讓華倫參議員扮演過去幾年NBA東區騎士隊的角色。

27日第2場的辯論有民調最高的前副總統拜登和佛蒙特參議員桑德斯兩位70多歲的老白人,也有民調支持度超過5%的加州參議員賀錦麗及印第安納州南灣市長布提傑吉。

華裔參選人楊安澤同屬這一組,他的年輕、嶄新思維及辯才無礙,或許能讓他在這次的辯論中脫穎而出,彌補他知名度不高及從政經驗的不足。楊安澤曾在社群網路表示,「我有8%的機會站在拜登旁邊,而這正是我的計畫,辯論時我要美國人在谷歌上搜尋那個站在拜登旁邊的亞洲人。」

至於26日的首場辯論會,華倫參議員最大的挑戰應是來自於前德州眾議員歐路克及明尼蘇達州的參議員克勞布查,但也不得輕忽新澤西州參議員布克的爆發力。一般分析家認為他們3人既都有超過2%的支持度,這個同台辯論的機會或許能讓他們展現辯才、說服選民、向前跨越,進入前面的領先群。

至於那些民調僅有1%的參選人,他們或許很難藉著一次的辯論就能夠提升知名度與支持度。不過,這些參選人中有幾位是屬單一議題的倡議者,如華盛頓州州長殷思禮主打環保及全球暖化的議題,在今年北極海及格陵蘭快速融冰之際,很容易喚起選民的共鳴。加州眾議員史沃威爾是對抗美國步槍協會(NRA)的悍將,強力支持有效的槍枝管制。只要在辯論之前美國再發生重要的槍擊案,他的論述就會受到重視。楊安澤倡議的每人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因自動化及機器人的衝擊,未來將會有許多人失去工作或無法找到工作),現已改名為「自由紅利」,在目前美國高就業率的情況下並不討好,他得提出更多吸引選民的主張。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