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演員王可元因《我們與惡的距離》殺人魔一角打開知名度,又以林孝謙執導的《情色小說》入圍本屆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化身有SM傾向的小兒麻痺天才寫手,脫下角色,他的真實人生也很曲折,在大二那年從學生土豪一夕被打落凡間,差點連大學都念不完。

王可元父母從商,自小家境富裕,高中就背5、6萬的名牌包出門,「我記得小時候住在仁愛圓環,從小由菲傭、保母帶大,對舊家的印象是爸爸養了一整缸的紅龍。」但大二那年,他接到家裡的電話,叫他直接回家連書都不用念了,原來當年金融海嘯重擊王家,瞬間債台高築,他嘆:「賠多少不知道怎麼說,大概就台北市幾棟房子的市價,我覺得媽媽一輩子都擺脫不了這個陰影,股票、債券瞬間變廢紙。」

演戲打工維生

他當下無法接受這事實,但為了畢業只得開始在學校的祕書室、會計室打工:「我體悟到一定要慘不忍睹,才能過好人生。」30歲的王可元自力更生,前2年靠演戲跟打工度日,「我很容易被取代,打工班表可以調,試鏡也可以被換掉。」報稅時連年達低收入戶標準,不過他直言若依舊是當年的富家子,也不會走上演藝路,「那是我人生遇過最大的波瀾,但我已跨過這道坎,好像也沒什麼更難的事了。」

#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