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會將於6月底在日本大阪召開,這也是首次由日本擔任主席國的G20峰會。G20的產生與發展均與經濟危機有關,也離不開國際體系中大國的推動。日本同時作為G7集團與G20集團的成員,GDP總量位居世界第三,在G20集團中位居美國、歐盟與中國之後,經濟實力使其在G20中必然占據重要的地位。同時,日本對G20的態度與在G20中的行動目標也經歷了調整與轉變。

務實態度參與G20

在G20成立之初,日本將其視作G7/G8(八大工業國組織)框架下全球經濟治理的補充性機構,支持G20作為一個相對鬆散的論壇,為G7/G8的決策進行技術性和事務性的討論與合作。

G20於2008年建立了領導人議程後,日本在一段時間內仍將G7進程放在首位,對G20的機制化與地位的上升持保守而謹慎的態度:它既希望繼續確保G7/G8作為全球治理中心平台的地位,以此保障自身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也以務實的態度參與G20。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G20在全球治理中的影響力逐步上升,同時日本的經濟繼續面臨下行的壓力,而新興經濟體實力不斷增強,對原有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帶來的衝擊不斷增強:2010年,中國的GDP總量超過了日本,使日本從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降至第三大經濟體。

因此,日本對G20的政策轉向猶豫和保守:一方面,日本希望G20能夠促進全球經濟金融穩定發展,有效應對危機,同時在這一平台上展現日本負責任治理的態度;但另一方面,G20的效力與代表性逐漸上升,勢必造成G7/G8治理效力的下降,在G20中,日本不再是唯一的亞洲國家代表,其影響力受到來自中國與南韓等國家的競爭;新興經濟體改變傳統國際經濟治理體系的需求,以及新的區域性經濟金融治理機構與體系的出現,也增加了對包括日本在內發達國家的壓力,導致日本對自身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充滿擔憂。

此外,由於G20中的成員國在經濟發展水平與奉行的價值觀與發展目標方面更為多元化,日本也對G20的效力存在懷疑。

隨著G20作為一個全球性治理機制的地位變得穩定,日本開始適應新的現實,並迅速開展與其他多元化成員的合作,在歷屆G20峰會上都緊跟當時國際金融與經濟體系中的重大事件提出議題或表明本身意願,尋求通過G20這一平台中建立自己的國際領導力;還將G20用作解釋本國對內對外關鍵政策、向外推廣本國經驗,獲得國際社會認可的平台。

引領全球經濟規則

目前美國對多邊自由貿易體制與推動全球治理的態度前景不明,英國脫歐等事件反映了歐美內部矛盾激化。作為美國長期的盟友和傳統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受益者,日本不得不尋求「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打造一個替代美國領導的貿易和全球化的可能選項」。

作為自由貿易的堅定擁護者,日本正努力維護自由開放的國際經濟秩序,在引領全球經濟規則秩序中發揮影響力。2019年日本成為G20峰會的主席國,在議題設置上充分體現了日本從本身利益出發引導G20議程的努力,與日本之前在G20中的行動目標一脈相承;同時也與日本正在推進或已經完成的與盟友的各項合作方向相符。

當下國際局勢風起雲湧,日本作為主席國必然尋求在本次峰會上進一步提升自身影響力,它將在本次峰會中發揮怎樣的作用值得關注和期待。(作者關照宇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梁葆琳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實習生)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