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試色、包裝、筆身、墨水瓶的設計,故宮投入大量心力。(取自故宮精品臉書)
從試色、包裝、筆身、墨水瓶的設計,故宮投入大量心力。(取自故宮精品臉書)
故宮文物結合文創吸引關注。圖為兩位觀光客在台北故宮禮品店選購紀念品。(本報系資料照片)
故宮文物結合文創吸引關注。圖為兩位觀光客在台北故宮禮品店選購紀念品。(本報系資料照片)

兩岸故宮近年均玩起國寶色彩學,北京故宮推出口紅等彩妝,並以「故宮國寶色」來配上韻味盎然的名字,並與北京故宮收藏的瓷器配對;台北故宮也不遑多讓,近期推出「釉色筆墨組」,從定色、試色到包裝,都要讓人驚豔「對!就是故宮色」。

雖是授權開發釉色筆墨組,台北故宮文創行銷處副處長王耀鋒指出,看似很日常的筆與墨,但故宮與廠商共同參與開發的過程實則曠日費時。「首先要從陶瓷釉色上找出穩定單一的色彩,以一個標準數值進行量產。」以「霽青游魚轉心瓶釉色筆墨組」為例,取自轉心瓶內金魚的「游魚」色,經過數位照相的5.5倍放大鏡,從魚身上不同部位取色、比對色票,最終定出最適合的「釉色座標點」,才算是把「定色」完成。

墨水命名「故宮味」

「定色」後又經過不斷地試色、調整,「每個墨色經過一筆一筆不斷畫出色彩後,與釉色再進行比對。」彷彿古代釉料的調配般,不斷地微調比例,「每次都是非常細微地以0.2%進行調整」王耀鋒說。經歷數個月的試色、微調,最終才正式推出由霽青游魚轉心瓶、洋彩瓷花蝶活環壼、紫地粉彩花鳥盒的瓷器釉色,發展出的「游魚」、「霽青」、「栗眼蝶」、「錦上紅」、「紫地」及「牡丹葉」6款釉色墨水及鋼筆組。

除了費時開發以求精準呈現釉色的墨色,鋼筆墨水組的命名也頗有考究,讓墨水色的命名更「故宮味」,如「錦上紅」原本命名為「紫紅」,但故宮內部翻閱大量文獻,從清宮造辦處的檔案中找到,原來清宮中曾命名此色為「錦上紅」,又考究自然科學類典籍,把原本要命名為「栗虎蝶」的墨色,正名為「栗眼蝶」,而原名「翠綠」的墨色,也有了「牡丹葉」這樣的雅名。故宮精品小編形容「用心程度如清代督陶官啊!」

中國配色豔而不俗

「釉色筆墨組」的鋼筆筆身也使用同款釉色,王耀鋒指出:「保留色彩的美,讓紋飾僅點綴於筆的尾端。」何以「故宮色」近年在兩岸如此熱門?色彩的搭配能豔而不俗,北京故宮也曾做過分析指出,清宮的配色雖撞色、濃豔,但各色彩的純度和明度一致,純度越高頻色越正,明度愈高則色彩愈明亮,從故宮的朱紅牆柱、黃綠瓦、白欄杆等可知中國的配色系統,自有其濃烈而明淨的色彩學在內。

#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