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前,投資規模達600億元新台幣的雙子星開發招商案真是命運多舛。原來在2006年就已經啟動先期工程,預定6年前(2013年)完成,但在歷經5次流標,包括2012年的空殼公司詐騙案和議員索賄案,到去年底好不容易由香港商南海發展、馬來西亞商馬頓共同成立的「台灣南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取得最優申請人資格,雙子星大樓終於露出曙光。不料,日前經濟部投審會卻以「國安」為由,駁回南海公司的投資案,原定2025年完成的規畫再度落空。若國家的行政效能如此,而周邊國家卻快速發展,則台灣因「恐中」、「仇中」造成建設和發展牛步化,大概很快就會退回第三世界國家。

南海公司獲得最優申請人資格後,立刻引發具有陸資的爭議;特別是遭到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疑,造成審查一再延宕,讓柯市長數度向中央喊話抱怨。經過半年審查、7次補件,就在柯市長回嗆蔡總統要他專心市政的批評後,經濟部投審會立刻宣告這項投資案駁回,時程的離奇透露了處理該案濃厚的政治性。

投審會首先認定雙子星開發案關係「六鐵共構」,是重要交通樞紐,涉及「國家安全」。然後再舉出三項理由,認為它對國家安全不利而加以駁回:其一,南海公司業務和員工多在中國大陸,依香港財務報告準則應視中國大陸為其註冊地。其二,該公司多位委員為大陸籍,顯示大陸人高度參與該公司營運和政策制定。其三,該公司股票全部質押給港商中國數碼,而中國數碼陸籍董事過半,顯示陸籍人士高度參與中國數碼之營運。因此,南海公司和中國大陸市場關係極深、易受大陸政策左右,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而予以駁回。

本案原來是要認定南海公司是否為陸資,已決定是否得以投資該案的資格問題,竟演變成國家安全問題,再羅列理由予以駁回,是典型濫用行政裁量權的案例,將造成嚴重後果,除損害當事人應有權益外,亦將嚴重影響國家經濟建設和發展,不可等閒視之。若當事人訴願,應慎重再次審議,以避免官僚濫權誤國。

首先,這件投資案雖然規模較大且位於北市門面,但終究只是兩棟商業大樓的建築案,硬要認定為國家安全有關,其實說服力極弱。如果是總統府、北市府或行政院辦公大樓,認定和國安有關也許大家沒有意見,但要認定兩棟商業大樓涉及國安,不僅難服人心,也會將「國安」的定義大開,未來國內的商業競爭將頻頻捲入國安之爭,演變為政治爭議。當商業案件變成政治爭議之後,將使諸多投資案處於高度風險,流標成為常態,重創經濟發展。這種案例,早已發生在幾件新媒體和電信的投資案中,使得一些國際企業的對台投資案胎死腹中,發動和獲利的卻是本土缺乏創新能力和國際連結力的企業,損害國家經濟發展莫此為甚。

其次,南海公司的母公司「百慕達南海控股」有大陸人士高度參與,就被認為會受北京掌控。若此看法成立,諸多港商將被排除參與台灣經濟。因為以商業角度而言,陸人參與港企經營是香港的商業主流趨勢,所有大型港商的業務都在大陸,引進陸人參與可以更有效地掌握大陸市場,是完全合理的商業行為。將其視為將受制於北京掌控,除非有證據認定其代表中國官方,否則就是患了「恐中症」,也在排除大型港企參與台灣經濟的機會。蔡政府要支持香港,但現在做的卻是在恐中、仇中下的「排港」。

其三,股票質押給中資企業的作法,在香港比比皆是。其實,大概就是因業務往來而相互熟悉,若因此就被認定是「中資」,同樣是在「排港」。

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越來越大、國際化的企業越來越多,各國跨國企業為掌握更多大陸市場,多將與其合作或合資。蔡政府用如此嚴苛的態度面對外來投資,大量的外來投資案都將被國內競爭業者投訴為陸資而要求駁回,不必多久就將造成「處處是陸資、案案被駁回」的後果。到最後就是國門關閉、自得其樂,但是經濟發展因而停滯,被打回第三世界,這就是民進黨政府追求的「台灣優先」、「本土價值」?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