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阪G20峰會前夕,習近平確認「應約」與川普在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談,並同意雙方貿易團隊恢復商談。這項動態發展能否使中美貿易戰取得階段性、妥協性的協議方案,甚或緩和中美全面戰略衝突的對峙氣氛,引發各方關注與臆測。同時,中美峰會後的互動發展,將成為牽動台灣大選情勢的最關鍵變數。

從中美最新互動情勢發展來看,日本大阪G20峰會應是中美談判解決貿易爭端的一次重要時機,因雙方在化解貿易衝突的背後,各有不同的內部壓力與立場堅持:川普既要堅持壓制中國崛起的速度,還得兼顧爭取連任的民意趨向;習近平則必須嚴防外部矛盾被轉移為內部矛盾,避免對治國理政構成新的執政壓力。

如果中美在大阪峰會所建構的政治氛圍,對中美合作解決貿易紛爭有正面助益,或雙方維繫「鬥而不破」的競爭格局,談談打打,打打談談,則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仍將維持在穩定可控的狀態,但如果大阪峰會後仍難以取得實質性協議,不僅中美各層面的衝突與矛盾將加速升級,對台海關係恐將是令人不安的訊號。

最近1個月,在出席大阪峰會前,習近平密集出訪俄羅斯、中亞諸國、北韓,還會晤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峰會的各國元首,全面鞏固中國與週邊國家的關係,核心政策訴求是號召各國共同對抗單邊主義,維護多邊主義,真正的戰略考量則是預防性應對美國藉由貿易爭端、軍事布局,對中國逐步形成的「新圍堵政策」。

在國際政局急遽變化的過程中,習近平上周對北韓進行「旋風式」的國事訪問。這項歷史性的訪問,不僅徹底扭轉了中國近年曾在聯合國大會參與表決同意制裁北韓的立場,更轉而積極地介入朝核問題的解決進程,有效地削弱了川普近來對朝鮮半島政策的主導地位,明顯地強化了北京對半島無核化進程的決策角色。

在中美對亞太局勢全面展開戰略較量的敏感時刻,美國逐步增強對涉及香港、台灣事務的介入程度,儼然已成為政爭新焦點。因香港特區政府無力處置《逃犯條例》修正案,導致香港爆發空前大規模抗爭事件,民進黨藉機炒作,順勢助推蔡英文贏得黨內初選,已讓北京高度警覺到外部因素對台灣大選必然產生的衝擊效應。

其實,美國因素對台灣大選的干擾並非全新現象,但類似最近美國行政、國會人士的談話,對蔡英文競選連任的支持表態,卻從未如此鮮明過,甚至有美國智庫人士提醒,美國國會在年底前邀請蔡英文赴美演說,「機率在三成以上,可能性並沒有完全被排除」,顯見美方對台灣維持「親美抗中」政權的戰略需求。

中美在G20峰會所形成的政治大氣候,必然直接衝擊到台灣大選朝野政黨之間的小氣候。簡言之,如果中美持續陷入對抗局面,華府必然將打「台灣牌」列為牽制中國貿易談判的重要工具,同時華府也將強化升級台灣牌的內容,如研議邀請蔡英文訪問華府、安排國會演說,甚至美軍派遣航母艦隊巡防台海水域等。

歷史經驗反覆證明,影響台灣大選結果的兩個外部因素,一是美國因素,二是北京因素,兩者如相互干擾、公開較量,將逼使朝野候選人靠邊站隊,進而激化統獨對決。決定台灣選民投票意向的兩張牌,一是台灣主權牌、二是兩岸經貿牌,朝野候選人如何審時度勢,標舉鮮明旗幟,則取決於候選人的抉擇與智慧。

#川普 #中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