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5位總統大選黨內初選候選人首場國政說明會,不約而同聚焦兩岸議題,大體不出「兩岸和平」、「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主調,但在如何實現上,卻有很大的差異。譬如周錫瑋與張亞中主張兩岸談判,其他3人更強調「中華民國」。值得觀察的是,郭台銘與朱立倫都表態反對「一國兩制」,韓國瑜更曾經以強烈語氣反「一國兩制」,周錫瑋、張亞中則略而不提,顯示國民黨有機會勝出的3位候選人,都明確反對「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在台灣被理解為消滅中華民國主權,社會普遍抱持懷疑、排斥的態度,加上最近香港市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因而爆發一連串大規模遊行,參與人數創下近年最高,讓「一國兩制」正當性再度受到挑戰。選舉敏感時刻,政治人物無分藍綠,更不敢違背主流民意。

當然,藍營政治人物在表達反對「一國兩制」的同時,仍然強調支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顯示推進兩岸交流與和解仍然是國民黨普遍共識,只是在「一國兩制」長期被汙名化的政治現實下,沒有能力創新思維,因而不敢忤逆。

在民主多元體制下,沒有任何觀點或主張是不可碰觸的病毒,更不應該是思想的禁忌,包括「一國兩制」在內。兩岸關係是動態關係,對國民黨而言,尤其如此。習近平自今年起,開始把「一國兩制」再度端上檯面,正式取代胡錦濤時代的「兩岸和平發展」,這是兩岸關係的新常態,民進黨已選擇單邊依賴美國、深化兩岸對抗,藍營也需要面對新常態,對大陸的新思維不能選擇「逃避」。

台灣社會的盲點,在於面對「一國兩制」主張時,輕易把定義權拱手讓給大陸,甚至做出比大陸單方面要求還要誇大、嚴苛的解釋,彷彿一旦實施一國兩制,民主自由及國家主權就消失殆盡,人民也將陷入水深火熱。這顯然不是事實,台灣不同於香港,香港沒有主權,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從來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台灣基於《中華民國憲法》追求統一,絕不意味被大陸併吞。恰恰相反,台灣大可以《中華民國憲法》為底線,討論出台灣版的一國兩制。

事實上,兩岸的現狀本就是「一國兩制」,台灣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但兩岸雙方各自實施不同的憲法及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換言之,兩岸只是缺乏一份具有法理效力的協議文件,將兩岸的「一國兩制」狀態,做出清楚的界定,但這並不妨礙既定事實的客觀存在。

而大陸也應該對「一國兩制」在台灣受到汙名化的事實做出反思,藍營政治人物對「一國兩制」敬鬼神而遠之,大陸不能視而不見。要面對政治現實,採取具體對策消解社會疑慮情緒,避免對那些支持九二共識的候選人,造成選舉的負面衝擊。

藍營也需要自我反省,一味的妥協和自我約束,或許可以暫時消解社會疑慮,但長遠來看,依然不能給兩岸問題帶來解方。更重要的是,兩岸情勢早已今非昔比,藍營就算回到過去的政策論述,已無法繼續推進兩岸交流進程。隨著中國的崛起,大陸在促統時間壓力之下,定會不斷推出各種政策,推動兩岸融合進程。藍營如果只想依靠「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如過去一樣獲取兩岸話語權,恐怕已不現實。台灣社會高漲的「疑中」氛圍下,如果不思化解,也只能被民意牽著鼻子走,最終讓自己陷入進退失據。

對藍營來說,既要看到大陸追求兩岸統一的強烈主觀意願,也要看到大陸並不急於一時,只要讓大陸相信,國民黨有追求兩岸最終統一的信念與能力,台灣仍有非常大的自主空間。有志挑戰2020年總統大位的藍營候選人,必須勇於提出具有前瞻思維的兩岸政策論述。

尤其對韓國瑜來說,先前已帶領高雄走出全新的兩岸交流之路,證明台灣是可以在兩岸問題上找到有利於己的政策論述和互動方式。韓國瑜曾經提出「貨出去、人進來」直指核心的簡單論述,說清楚自己的兩岸政策,也得到民意的認可。說明兩岸問題絕非選舉票房毒藥,端看政治人物如何精準把握民情趨勢。

對兩岸來說,統一不是當務之急,但化解敵意、推進融合,已刻不容緩。台灣須通過深化與大陸的往來,重新認識大陸,重新認識自己。

#民國 #中華民國 #中華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