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逃犯條例》修正案抗爭者衝入香港立法會,由於港府先前已宣布無限期擱置修法,占領立法會是否恰當,引發香港不同討論。向來立場持平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相關行為令人疑惑,攻占立法會沒有迫切性和明確目標,會令人疑惑是否能代表到過去2周的和平抗爭者,恐會對反修例運動造成很大傷害。

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則認為,香港政府過去2周沒有認真回應示威者訴求,「關上所有門」,他指責這是「等群眾情緒更高漲時,就用更高武力去鎮壓」。他指出,議員做不到平復市民情緒,應由政府去做,批評政府「和平示威就當人死」,他不希望繼續這樣的狀態。

屬於民主派的公民黨1日也發表聲明,表示由香港市民的不滿、年輕人的絕望所引發的嚴重衝突事件,責任皆在於政府閉目塞聽、麻木不仁,將香港社會推至前所未見的社會危機。

建制派41名立法會議員1日則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示威者凌晨向警方擲水樽及液體等,讓多名警員受傷,以及下午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支持警方追究。

蔡子強分析,1日媒體焦點不是和平的民陣遊行,而是衝擊立法會行動,他認為會讓電視旁的香港市民產生偏見,對法修例運動造成很大傷害。他指出,6月12日立法會原定要審議修訂《逃犯條例》,當時如果要衝擊立法會還算有明確目標;但在港府已宣布不重啟《逃犯條例》修正案後,就算衝入立法會「又如何呢?」

他認為,衝擊立法會行為,與過去2周示威者的行為有很大分別,上2周示威者會講道理、克制,會聽泛民議員勸阻,1日的抗爭卻不是。

蔡子強認為,民主派要小心處理這次事件,因為1日的衝擊行為未必能贏得輿論同情,相信民主派議員仍會避免「切割」但下一步如何處理,則要視乎他們的政治智慧。

以大數據分析及預測6月9日及6月16日兩次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的ASI大數據分析總監李鴻彥認為,因為整個6月的抗爭都得不到政府的確切回應,港人出現抗爭疲勞,年輕人只好以更極端的方法表達訴求。

#立法會 #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