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人類創造的,正在天天進行。我們應該拿哲學來幫助解釋現狀,應該拿思想來指導現狀。自然科學全是物觀的,祇能描寫記載自然現象,卻不能拿理想去指揮他、改變他。至於社會科學不是僅僅描寫記載便能了事,必定要有思想的理解來指導他,所以不能不帶一點玄想。

以上說過的兩派同犯了一個籠統的毛病。一派說現在什麼制度都不好,不怕立刻就要造出一個天堂出來;一派又說現在什麼制度都好,祇要照著理想的標準去做就完了。可是因為犯了這個籠統的毛病,把具體的問題都拋在九霄雲外去了。

創造社會的科學

總歸一句話,現在哲學的問題,就是怎樣可使人類的知識智慧可以指揮監督人生的行為?想出什麼工具來應付現在所處的環境?這是第三派社會政治哲學的問題,且待下回再講罷。

十九世紀歐洲思想史有個共同的趨勢:就是都想創造社會的科學──關於人生的科學。把從前適用於自然科學的律令,漸漸用到人生社會方面去,拿自然科學的方法來解決社會科學,這便是科學的精神對於人生社會上發生的影響。今天我要講的就是第三派社會哲學和政治哲學怎樣受科學精神的影響。

近世科學的起源是先從人生關係很少、很遠的地方來的。

最初發現的是天文學,再進一步,便是無生機的物理化學,更進便是有生機的生物學。到了現在才學得人生社會的問題也許可以拿科學的方法來研究,所以和人生關係很少、很遠的科學,也漸漸和人生接近,科學的方法也漸漸適用到人生社會事件上來了。結果就生出許多關於人生社會的科學,如研究人種起源進化及生活情狀的叫做人類學,研究人類生計的叫做經濟學,研究人生在國家內一切組織的叫做政治學,研究人類信仰的叫做宗教學,研究人類過去的情狀叫做歷史學,研究人類交通意思的工具叫做言語學。這都是用自然科學的律令方法來解釋人生社會事件的社會科學。

剛纔所說各種科學,無論他有功效無功效,是成功是失敗,但總有一句話可說:就是自打這些科學發生之後,人類心理上、態度上生出一大變遷。從前的人都以為祇有自然科學如數學、物理學、化學等有天然的律令可說,至於人類的生活,最難得有條理、有律例的,應當列在科學範圍之外。到了現在大家也覺得人生的事業、心理的活動,也是有條理、有律例可尋的,也可以用解釋自然現狀的方法來解釋他,這便是科學發生影響於人生問題的地方。

但是社會科學家雖然發明了許多社會科學,對於社會哲學總是看不起。他們以為哲學是玄想的,不是根據事實的,不像自然科學有一定的律例,有可憑的事實,這樣空中樓閣的玄想,是很不值得研究的。

我對於社會科學家的見解,原不想去批評的,但有一點我們應該特別注意:就是社會科學的原理通則往往本來是從特別地方、特別情形之中找出來的,預備為某個時代、某種人民應付某種環境的,後來方才被社會科學家推廣出來,要想變成「建諸萬世而不悖」,「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科學律令。我們且拿經濟學做個例,經濟學原是十八、九世紀纔發展的,他的原理通則都根據西歐一部分地方的經濟狀況,想怎樣才能夠出產?怎樣纔能夠分配?怎樣纔能夠使銷路發達?這都不過是十九世紀歐洲一個地方經濟的情況,不想那些經濟學家拿這種情狀來做成通例,說是古今中外一定不變的經濟原理,說是經濟學中天經地義,全世界都可以適用的!

且就十九世紀經濟學發生的事實說:那時候經濟狀況大概有三種特別的所在:

(一)經濟組織是大資本制度,出產很多,銷路很遠。

(二)經濟發展的方法是競爭的,不是互助的。

(三)經濟組織的目的全在發財賺錢,不在圖謀社會公共利益。

那個時候經濟原則都是根據這些事實發生的,發生之後,他們就奉為金科玉律,以為人生經濟的活動一定要照這些定律去做,例如需要供給等定律,不論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都可應用,人類祇能遵守這些定律,絕不能改造這些定律的。所以後來嘉來爾、拉斯金諸人很攻擊這種經濟學,說是愁慘的科學,要想把他根本推翻。所以後來才有歷史派經濟學出來,根據歷史的事實,考求歷史的制度,纔知道原理原則是根據歷史上特別事實發生的,定律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一時一地的特別律令不能推行到各時各處去。

一代有一代的通例

照歷史家的眼光看來,某種通例是根據某種事實發生的,歷史上的事實是變遷不息的,事實變了,通例也跟著改變。譬如歐洲的國家,當初從市府制度時代漸變到封建制度時代,再從封建制度時代變到實業制度時代。市府時代的通例,到封建時代當然不能用了,封建時代的通例,到實業時代當然又成了廢物了。

一代有一代的情形,即一代有一代的通例,不能說某種通例是絕對的定律,永遠不能修改的。

我為什麼要提到十九世紀社會科學家種種的見解呢?這裏卻有兩層意思:

第一層意思可分作兩方面說:

(一)消極的方面:在說明社會還在長進的時代,歷史是人類創造的,正在天天進行。我們應該拿哲學來幫助解釋現狀,應該拿思想來指導現狀。自然科學全是物觀的,祇能描寫記載自然現象,卻不能拿理想去指揮他、改變他。至於社會科學不是僅僅描寫記載便能了事,必定要有思想的理解來指導他,所以不能不帶一點玄想。

(二)積極的方面:社會科學發生以後,人類的心理態度都生出一大變遷。也把人類的活動看作有法則、有條理的,不當作一種紊亂無紀的東西。社會科學能把科學的精神介紹到社會哲學上來,使那種空中樓閣的哲學也降下來和人類生活接近。因為如此,所以發生幾種影響:(1)注重事實,不去空想,(2)求出這證據,不尚武斷,(3)把絕對的態度變作試驗的態度,(4)把一切定律都看作假設,不看作天經地義。所以自從有了社會科學以後,社會的哲學也變作帶科學精神的哲學了。

(待續)

#人生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