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與統獨意識形態惡鬥,不僅讓台灣經濟陷入困局,更造成族群與世代分裂激化,自主選民紛紛覺醒,2016年開始出現中間選民高於藍綠總和的新趨勢,「無色覺醒」成為社會主流意識。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察覺選情出現危機,卻反向強打「主權牌」,選舉結果大敗,顯示不滿藍綠的台灣人民熱切盼望終結「意識形態治國」,希望回歸理性成熟的發展道路,因而出現韓國瑜選總統的強大「韓流」,代表新時代的新民意。

新民意的曙光,卻因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半途殺出而陷入陰霾,藍營出現分裂跡象,蔡英文總統更因撿起「反中」機關槍而拉高支持度,泛綠板塊在初選結束後重新鞏固,民進黨選情似乎出現回穩,一些政治觀察家認為蔡英文掌握國家機器與美國相挺兩大優勢,選情對蔡英文連任有利。

不過,目前所有民調都只反映新聞事件對幾位可能候選人支持度的影響,但回到基本面,就會有不同的圖像。根據TVBS蔡政府執政3年施政滿意度調查,蔡只獲得36%滿意度,高達54%受訪者不滿意;12項重大政策中,只有「長期照護」和「國防自主」2項滿意度大於不滿意度,對台灣至為重要的政策,包括「兩岸關係」、「經濟發展」,不滿意度都超過5成。

也就是說,泛藍分裂和泛綠歸隊兩項因素,讓蔡英文重新獲得民意優勢,但造成民進黨2018年九合一選舉大敗的因素:施政不得人心和搞壞兩岸關係,把台灣推入險境的因素並未消失,反而變本加厲。惡性修法把公投重新關回鐵籠;強修《國安法》製造寒蟬效應;提名單一立場大法官,讓蔡英文一手控制行政、立法、司法,破壞三權分立的民主核心價值;放縱違法農地工廠;操作雙子星案打擊柯文哲等,為打贏選戰而濫用權力,卻對庶民日常生活的困難置之不理,惡行實在罄竹難書。如此低迷的執政成績,又如此不得人心,政黨輪替自然是「台灣共識」。

作為在野陣營,在蔡英文民意支持度出現上升時,肩上背負的責任就更艱鉅,決不能因政治算計而拱手讓民進黨繼續把台灣往深淵推。藍營「大老」們,有責任在7月中旬國民黨提名人出線後,展現大公無私的胸襟,積極癒合黨內因初選而產生的裂痕,處理好敗選者可能出現的失控。韓國瑜與郭台銘對決背後所代表的「庶民藍」與「知識藍」矛盾也必須和解。面對團結一致的民進黨和蔡英文,在野陣營沒有分裂和袖手旁觀的本錢。

此外,要達成2020政黨輪替的目標,除了藍營內部必須團結外,有智慧的選民更需要自主行動,讓「在野選民」自動形成政權輪替大聯盟,以發揮最強大的力量,避免重蹈2000年讓陳水扁上台的覆轍。

柯文哲有民意底氣,卻沒有組織力量支持,總統選舉需要立委在每一個選區墊底,這是柯文哲競選總統的難題。柯文哲雖出身「墨綠」,卻不受羈絆,自稱中國人、認同中華文化、支持「兩岸一家親」、接受「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定位,與藍營有過選舉利益衝突,但共識多於分歧。藍、白力量面對兩岸關係裂解的迫切危機,都應展現高度、洞見和視野,放下成見和我執,攜手抗衡民進黨,確保政權再次輪替,讓無色庶民勝過綠色權貴,不要讓民進黨以「護主權」為藉口,繼續鯨吞蠶食台灣民主。

柯文哲曾經是民進黨盟友,如今卻深刻體會,綠營在權力飢渴症操控下,是如何對待「非我族類」,對蔡政府「殺伐異己」的決心與能力,也應該心知肚明。不久前民進黨選舉操盤手還故弄玄虛,頻頻向柯送去秋波,稱「不批評柯文哲」,但風向一轉,就開始抹紅柯文哲,柯文哲應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正如同柯文哲所說,蔡英文已經上台3年多、民進黨也完全執政3年多,究竟適不適任、做得好不好,人民眼睛看得雪亮,也已經反映在去年的九合一選舉結果上。敗選後的民進黨,若真有為台灣做實事、造福人民之心,就不會繼續操弄意識形態,更不會企圖以「白綠合作」操作選情。

民心之所向,就是政治的大是大非,也是政治人物必須遵循的依據。歷經20年政治惡鬥,台灣人民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過安穩的好日子。要終結意識形態帶來的紛擾,2020大選就必須政黨輪替。

#柯文哲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