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溪屋的溫情

林老師沒有家累是不錯的選擇。但這麼久了都沒有表示,是嫌棄我的身世嗎?就像羅丹嫌棄羅絲一樣?誠坡和我都有第一段婚姻,是否比較適配?半年多來對誠坡的悉心照顧,他不會沒有感覺的,我也必須決定是否繼續付出,不能像卡蜜兒拖了十五年,弄得不可收拾。我必須像葛麗葉一樣下定決心,討一個肯定的答覆。

隨著蟬聲漸歇,炎熱的夏天收起高張的火傘,暑熱褪盡;溫暖的秋陽普照著北海的山河,溪水泛起粼粼波光;清風徐徐從溪口吹入,溪邊的蘆葦花開始迎風招展。黃昏後,牽罟的人群,正忙碌於昏黃的海邊沙灘;一群飛鳥畫過長空,隱入瑪鋉溪上游大屯山的相思樹林裡。

秀娥的媽媽將小阿葉帶去兒子家住。

中秋節的前一日上午,秀娥插了一盆池坊盛花。想起賜福太太插花的身影。往事如煙,秀娥不覺拈花一笑。

周五中秋節那天中午,秀娥準備了豐盛的牲禮,在前院祭拜良久,默默祈禱,淚溼盈眶。似在告別這段青春。

誠坡果然在向晚時分回到溪屋,當他在玄關脫鞋的時候,就感到今天有些不同,清風裡飄著淡淡的花香。他如常的去浴室盥洗。

秀娥已經洗完頭洗完澡,換上一件前襟對扣的洋裝,並準備好了晚餐。遞了一件白色開襟互包的日式睡袍給誠坡,說:晚餐在臨溪的木質走廊開飯。

誠坡接過睡袍狐疑的換上,正奇怪怎麼沒有看見小阿葉?秀娥已經在廊下酌了二小杯清酒,等著他。

秀娥先舉杯說(日語):秋日獅山黃昏後,蘆花映斜陽。歸鴉聲聲長空過,暮雲正昏黃。

誠坡也舉杯說(中語):浩瀚蒼穹亙千古,千古此月光。人生榮辱與興亡,瞬間化滄桑。

兩人啜一小口,誠坡說:人逢佳節倍思親,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我是浙江人,抗戰期間躲到上海租界的日籍朋友家。戰爭結束本以為國家可以重整秩序,沒想到內戰接踵而來,一夕之間山河變色。不知家人可安好?

獨自舉杯一飲而盡,誠坡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秀娥幫他酌滿另一杯,心有戚戚焉。

秀娥接著說(日語):雲煙過眼不復見,殘夢已遠茫。良辰美景今安在,回首心淒涼!

燈紅酒綠的酒店接客生涯,日復一日。我若到南洋去當慰安婦,恐怕早已葬身海外!究竟他們把賜福帶往何處?每當月夜,回首心悲愴!

獨自舉杯一飲而盡,秀娥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誠坡幫她滿上另一杯,心有戚戚焉。

誠坡接著說(中語):過溪獅山枝葉茂,執筆思茫茫。竹林唯聽風雨驟,不聞樂音唱!

一陣疾風驟雨打在林子上,陣陣咻聲吹耳而過,誠坡抬頭望向對岸的獅頭山,山裡的野羌叫聲代替了夏日的蛙鳴。

秀娥再舉杯一飲而盡,兩行淚水淌滿暈紅的雙頰,像一朵帶淚的梨花:杯觥人影笑談間,美酒晃流光。昔日溫馨今安在,故人在何方?

誠坡也舉杯一飲而盡:今宵十五月圓夜,四野何凄涼。臨溪小屋心暖淌,何須再彷徨?

對岸渡口小竹屋忽然點燃起幽微的燭光,一個模糊的人影在牽繫即將隨風雨漂流的小舟,似乎在鼓勵誠坡要把握這良辰美景,勿讓千金春宵隨風雨而逝。             (待續)

#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