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鐵路警察在處理自強號列車乘客的逃票事件時,遭乘客持水果刀刺死,輿論譁然。當時袖手旁觀的同車乘客、持手機對整個行凶事件全都錄的男女,以及警察的職能訓練不足,都成了社會指責的目標。不過,這樣的檢討,情緒多於專業,實不足以防制類似悲劇的再度發生。

我認為,這位警察先生的殉職,是我們社會整體環境不健康,警察執法的社會信任與支持度明顯不足所引發。未來,我們社會如果無法徹底解決或翻轉這樣的環境,類似警察在執勤中挨刀喪命的事,難以避免。

我們社會很喜歡批評袖手旁觀的人冷血,也喜歡追捧見義勇為的英雄。其實這個現象很不健康。就這一事件來說,那些見義勇為,衝上前去將行凶者制伏的人,雖然值得大家敬佩,但我們社會不應該要求或鼓勵一般手無寸鐵,或者沒有受過搏鬥專業訓練的人,協助出手制伏持刀歹徒。因為,這等於是要求一個沒有準備好的人,去承擔送命的風險。

處理突發事件、制伏歹徒,是警察的職責,民眾能提供的協助也僅止於不要幫倒忙而已。當然,當那位鐵路警察正在和持刀男子做生死格鬥時,幾個持手機對著警匪場面猛拍的人,也實在冷血,自應承受社會責難。

再談到我們警察的執勤。遇刺殉職的鐵路警察犯了全台灣警察執勤時的共同弊病,先是輕敵,又誤判情勢,最後因憚於動用警械而遇害。輕敵及誤判情勢,大半和警察的專業訓練不足有關,憚於動用警械主要是社會整體壓力所致。基本上,台灣的警察執勤時,普遍欠缺敵情觀念及危險意識。

大家可能都有經驗:警察在做酒駕攔檢時,經常是請駕駛人搖下車窗,然後伸過頭去,朝駕駛人身上聞,想嗅出酒精味。這樣的動作,等於是拿自己生命開玩笑。萬一,這輛車子裡頭有不法情事,車內又有人持槍。碰的一聲,很可能就是警察命喪歹徒槍下。正確的攔檢動作是警察把槍拿在手上,站在駕駛座左後側方向,命駕駛人搖下車窗,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不動。同樣地,鐵路警察去列車上,處理糾紛時,應該要有敵情觀念及危險意識。

他應與這名生事的乘客保持一段可以應變的距離,眼睛注視這名乘客的雙手何在,並視情況把手握住警棍或警槍,隨時處於可應變狀態。這麼一來,即使這名乘客突然抽出水果刀,這位鐵路警察應該可以從容拔槍應變。

雖然這些都是警察應當的作為,但我們社會情緒不容許警察這麼應對。如果警察在攔車檢查時,把槍拿在手上,或者把手握住腰際的警槍,肯定被我們社會諸多指責的口水淹沒。

如果這位鐵路警察當天上了列車,很正確而專業地拔出警槍,喝令這名乘客高舉雙手,就地趴下。很可能在旁持手機錄下的好事之徒,把影片PO上網後,這位鐵路警察會慘遭網民怒責。

萬一,這位鐵路警察見乘客突然拔刀相向,快速拔槍打死了這名持刀乘客,這位警察光是被上級投以「使用警械過當」的質疑眼光就夠他受了,更不用說他還得經歷檢察及司法偵審的煎熬。

因此我認為,這位警察之死,與其說他應變能力不足,不如大家回頭檢視我們社會給了警察什麼不健康的壓力。

#警察 #鐵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