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許多超寫實雕像盡可能以層層塗色營造逼真的效果,美國藝術家喬治‧席格以單色雕塑聞名,他的單色雕塑品往往與周圍布置的真實生活物件產生關聯,讓觀者得以關注整件作品的精心布局,並將自身投射至場景中。喬治‧席格的作品即起在台北中正紀念堂開展的《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可窺一二。

席格最早是習畫並以畫家之姿步入藝壇,他也曾迫於生計而在高中教授美術課程,但最終他明確地拋開畫布和教職,把家中的雞舍改建為雕塑工作室,開始著手嘗試各種雕塑表達方式。

從咖啡廳前的顧客到公園里的同性情侶,都是席格作為雕像的人物,他曾評價自己的作品:「人們將我創造的東西叫雕塑,但我的反應是,它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在人體的處理上,席格是讓人體綁上石膏,直接展現其型,這樣的手法改變了過去的雕刻概念,但席格並不滿足,摸索新的手法而發展出如今頗負盛名的「繃帶纏繞技法」。

作品《站著照鏡子的女人》女人對鏡凝視,象徵勇於正視個人的身分認同,席格藉作品也希望觀者能產生同樣的效果,這些雕像刻意選用單色,化身為普羅大眾的代言人,事實上席格選擇模特兒時便主張:「不求所謂的俊男美女,決心將自己所熟識的所有人作為模特兒,且不去改變他們長期形成的站姿、坐態。」讓雕像蘊藏著各自的生活經驗。

#作品 #單色 #效果 #身分認同 #雕像 #席格 #人體 #手法 #女人 #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