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市場面對波動不斷加劇的環境,讓投資人更難掌握經濟去向。分析師認為,下半年的全球經濟發展將持續因為中美貿易戰變數、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和中國刺激經濟措施的影響而持續波動。而隨著美國可能降息,歐洲及日本央行目前也都釋出寬鬆訊息,許多新興市場央行可以有空間提出刺激經濟的政策;加上目前全球超過13兆美金的債券處於負利率的環境下,擁有較高收益率的新興市場債券依舊是尋求收益的投資者的焦點。

宏利投信指出,五月分一度趨於緊張的中美貿易關係,在六月底G20峰會中美兩國會談後有所緩和,宏利投信指出,這使得近期美國、中國和全球商業信心調查的下滑狀況可望獲得支撐;而雖然市場預期美國2020年會是疲弱增長的局面,但推遲進一步的關稅消除了市場對美國經濟成長大幅放緩的擔憂,經濟並未走向技術性衰退。但宏利投信亦提醒,貿易局勢前景仍然不明朗,相關產業仍可能減產以降低風險,畢竟G20會議中並未提及談判時間表和細節。

特別股重點配置資產

至於聯準會利率政策走向,宏利投信的觀點相對九月降息的市場預期要來得保守,認為美國聯準會將於今年第4季開始降息,因為七月分美國經濟數據可望出現明顯改善。除了降息時間點,投資人亦須留意聯準會最近的言論反映其貨幣政策框架可能顯著轉向溫和。

而下半年隨著美國、歐洲及日本央行高聲放「鴿」之際,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鍾美君認為,許多新興國家的央行反而可以有空間提出刺激經濟的政策;加上目前全球超過13兆美金的債券處於負利率的環境下,具有較高收益率的新興市場債券依舊會是市場的寵兒。包括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市場都是看好的區域。

另外,美國公債殖利率持續下滑,是今年以來泛固定收益類資產的主要驅動力;宏利投信建議,高收益債之外,特別股亦是下半年重點配置的資產。宏利特別股息基金經理人吳昱聰指出,展望下半年,雖然美債殖利率已大致反映對聯準會下半年可能降息的預期,但投資人亦須密切關注信用利差的縮窄,一旦利差縮窄則可望驅動泛固定收益類資產下一波上漲。

資金寬鬆利債市表現

施羅德投信認為,下半年在寬鬆資金的環境下,利於債券市場表現,持續看好新興市場債,至於高收益債,建議布局全球型高收益債,因為美高收債與美股市關聯度高,現階段要謹慎。

施羅德投信目標到期債券基金經理人王瑛璋說,目前看到俄羅斯、巴西等新興國家加入降息的行列,意味著整體新興市場的資金趨向寬鬆,持續有利新興市場債市的表現。還有是看到主要國家公債殖利率持續壓低,資金極有可能於未來轉向高息債券尋求收益,這會是新興債吸引投資人的因素。

#高收益債 #投資人 #投資 #高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