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參戰的美國官兵,對中國事務的瞭解和參悟要比華爾街的政客更深刻。腐化,揩油,貪汙舞弊,缺乏效率,不團結,無一不是國民素質問題。抗戰打了八年,民眾國家觀念已有長足進步,但國民黨執政能力不進反退。

歌是如此唱,悲壯激昂,但國民黨能否守住台灣,鮮有人表示樂觀。台北的富商們都在尋找退路,準備逃難。一些黨國大員見勢不妙,佇留國外,隔岸觀火,拒不到台共赴時艱,這中間也包括孔祥熙、宋子文等蔣家親屬。蔣介石本人雖口口聲聲準備「與台灣共存亡」,但仍在祕密準備後事。

陳誠准盛幫家人改名

「當台灣一度吃緊,大哥一家想移民美國,但因不能帶走整個家族,大哥、大嫂恐家人受共產黨迫害,紛紛幫家人改名,改名這件事是經過當時陳誠副總統批准的。民國三十九年(一九五○)五月,部分家族成員改了姓名,也把部分家族成員遷往屏東潮州鄉下。」

已經退到台灣孤島之上,四面是茫茫大海,還能退到哪去?美國是安全島嗎?早在一九四四年美國副總統華萊士訪迪時,就明言要換掉盛世才,以改善中蘇邦交,換取蘇聯出兵日本。另外,一九四三年設立的美國駐迪化總領館,搜集了不少新疆的政軍情報,作為民主國家,美國恐怕不歡迎血債累累的獨裁者入境。赴美避難,凶吉禍福如何,興許盛世才心中亦無底吧。

一九五○年秋,朝鮮半島爆發戰爭,中美兩國交戰,美國出動第七艦隊封鎖了台灣海峽,為台灣撐起了保護傘。國際局勢突變,解救了蔣介石,也救了盛世才。

「後來,局勢穩定下來,大哥沒有去美國,又把家人接回來。」

一九六九年,也就是盛世才去世的前一年,他還心有餘悸地寫道:「在韓戰未發生,在第七艦隊未協防台灣前,假如毛共匪幫有決心、有計劃的侵佔台灣的話,則台灣雖然四面環海,有台灣海峽天險,以當時雙方的人心、士氣和力量而論,則台灣亦不無有被關進鐵幕的危險。」

留在大陸的盛氏幫兇在劫難逃。盛世才的姐夫彭吉元、爪牙李英奇,先後落入法網,由公安部門從內地押送回新疆,依法執行槍決。逃至台灣的盛世才家族,雖然躲過了共產黨的清算,但來自國民黨原駐新人士的圍剿不斷上演。國民黨駐新人員,一部分曾受過盛世才迫害的,在新疆和平解放前夜,翻越帕米爾高原,從印度返回台灣。他們聯合起來,成為繼續清算盛世才在新罪行主力軍。同年三月八日,國大代表艾拜都拉等一一四人向國民大會提:為整肅法紀必先懲辦叛國家、賣民族、勾結俄寇、為共產黨作倀之首惡盛世才,茲檢舉盛世才重要罪狀,請政府從速徹查,依法制裁案。

列舉盛六大罪狀

該提案列舉盛世才六大罪狀:

(一)實行割據,反抗中央。(二)出賣主權,附庸俄帝。(三)投靠斯魔,濟助共黨。(四)嫉賢妒能,屠殺無辜。(五)反復無常,一再叛變。(六)為俄帝作倀,誣衊政府。

除國民黨內集體提案外,還有廣祿的個人提案,更有人著書立說,披露真相,如萬箭攢心,射向盛世才,要把盛世才牢牢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應該說,提案人所列舉的盛世才叛國禍新的罪行,件件屬實,控之有據,但往往就事論事。判斷任何事物真偽、是非、功過,都不能孤立於時空條件、當事者動機、事物發展過程,還有秘不可宣的幕後交易等等因素。若採用主觀的有罪推論,或事後定罪,難免將情緒化、主觀性寓於事實之中。

就政治而言,說易行難─論政者易,執政者難。旁觀者雖清楚是非,卻難察執政之難,惟有當政者自知。

一九四六年初,在國共開戰之前,蔣介石的高級幕僚唐縱在日記中寫下兩則觀感:

一月二十八日,據美國廣播,美駐德士兵對德國之觀感,均認為希特勒對德國有貢獻,德國人民比較優秀,而應統治歐洲。據美陸軍之測驗,約有百分之五十如此觀感。國家雖然敗了,人家的長處,還是有人承認。又自中國返國之美國士兵,大都評摘中國的腐化,揩油,貪汙舞弊,缺乏效率,尤其不團結,對漢奸的寬厚!我們看了,真是慚愧!

應該說,在中國參戰的美國官兵,對中國事務的瞭解和參悟要比華爾街的政客更深刻。腐化,揩油,貪汙舞弊,缺乏效率,不團結,無一不是國民素質問題。抗戰打了八年,民眾國家觀念已有長足進步,但國民黨執政能力不進反退,唐縱慚愧之事,既有國民素質問題,亦有執政黨執政出了問題。

比較了中德國民素質的差別,是年二月二十日,唐縱再將中日官兵素質作一番比較。

與各地將領談話,彼等經過接受敵軍投降後之比較,無論管理、保育、教育、訓練,與敵軍比較,真是慚愧。在敵人手中的營房、武器、馬匹,都是很有規模,到了我們手裡不是管理不好,就是保育不好。敵人營房有水電設備,到了我們手裡,移防的部隊,就要拆走,請示中央增加管理人員與管理費用,中央不理,寧可聽其毀壞。馬匹因為馬糧不敷,均患腸胃病,相繼倒斃,日人聞之竊笑不已!

在中日戰爭中,中方贏了,但不是一對一的獨贏,美國在太平洋戰場上摧毀了日軍的海空軍力量,把戰火引向日本本土,蘇軍一舉重創了日本關東軍主力。應該說,中日戰爭的勝利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勝利。因此,日本戰敗後,服美不服中,日本人則竊笑戰勝國的國民。檢討我們自己,一是軍隊素質待提高,國民素質待改善,綜合國力待進步。執政的國民黨對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待續)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