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拋出富人稅概念,要對台灣前一千名繳稅大戶額度加徵1~3億元,每年可多獲1,600億元稅收。不過,會計師、學者與財稅官員均認為,施行上有難度;學者更直指2014年開徵富人稅,隔年稅收未增反減,顯見開徵富人稅未必能增加稅收。

郭台銘拋出要針對前0.016%申報綜所稅者,劃成三個級距,課徵特別的稅捐,請他們盡更多社會責任,前100名富人可課300億元,前101名到500名富人可課800億元,前501到1,000人可課500億元,共課得1,600億元。對此,藍營另一初選參選人朱立倫抨擊是「殺雞取卵」,指拔鵝毛不能拔到鵝死光、跑光,要養雞生蛋,他舉去年繳納綜所稅,1億元以上才123人,暗諷郭台銘沒搞清楚情況。

不僅朱立倫認不可行,不願具名的會計師也說,在中美貿易戰之下,過去繳稅最多的企業主、台商,光25%的高關稅趨勢,就促使這些企業主改變供應鏈結構,鮭魚返鄉或移轉產線到東協國家,如果我國所得稅負加重,有可能間接形成推力,企業主寧可選擇他國稅籍、也不會留在台灣納稅。

因此,會計師說,如果企業主認為所得稅負過高,第一步就會將主要做經濟決策的母公司遷冊到他國、將資產匯出台灣,第二步是入境台灣天數低於限制且無戶籍,即可避掉我國稅籍。

精通財稅的學者則認為,我國在2018年啟動所得稅改,將過去2014年財政健全方案45%綜所稅級距廢除,就是為了留住外籍白領及高階技術人才,倘若開徵富人稅將產生兩個問題:第一,與當時稅改宗旨矛盾,高階白領及技術人才若被列入前一千名富人,會被多課稅、影響其來台意願,留才攬才政策將大打折扣;第二,前一千名繳稅大戶與前一千名富人是二個不同的概念,富人可善用捐贈或各種管道避稅,未必等於繳稅大戶,因此必須考慮到租稅公平。

學者並指出,2014年財政部實施財政健全方案時,依估算新增45%級距可多課600億元綜所稅收,但隔年稅收統計綜所稅收卻比前一年少了600億元、一來一往稅收蒸發1,200億元,可見開徵富人稅未必會增加稅收,因富人有其資產規劃優勢及節稅管道。

財稅官員表示,如果從提升稅收、幫助我國解決財政困窘出發點思考,當然值得肯定,但還是要通盤考量租稅政策目標,若要完全區分出前一千名繳稅大戶順序非常有難度,實務上仍有待討論的空間。

#得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