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底於日本大阪舉行的G20會議,眾所矚目的關鍵所在,自然是貿易戰的後續走向。於正式舉行習川高峰會談之前,川普總統即已承諾對第三波進口名單的3,250美元產品,將不課徵關稅;至於已經被課稅的2,500億美元部份,則不做存廢與否的政策表態。

在大會閉幕的記者會上,川普總統宣稱農業部門是貿易開放以來的受害者;他更開心宣告其所課得的關稅,160億美元,主要用來補貼美國農民的損失。溯自杜哈回合談判以來,農業貿易的自由化確實進展不順遂;眼前的川式作為,看似遲來的庶民正義,也是他在總統任上重要成就。

世貿組織(WTO)的規範,藉由最惠國待遇與非歧視性原則,以及會員國要明確承諾的關稅減讓和次第時程,最終則要達成自由貿易的實現。這樣以共同協商和次第落實原則所建立的規範和機制,不僅在約束行政部門的濫行專斷,以信賴原則來保護民間企業的跨國參與;當然,主權國家還需公開承諾,將擴及到農產品與服務貿易上頭。

然則,川普即興式針對特定國家和產業,以關稅稅率的階梯式增長來做為行政手段,好脅迫對方進行一對一的談判,則明顯違反WTO的共識與目標追求。將近一年前,川普總統還要求WTO的仲裁機制必須修改,否則美國將不惜退出。但就在今年4月份,由歐盟和加拿大等11個國家所推動,關於WTO紛爭調解制度的改造;川普總統卻施壓日本政府,要求日本不得配合參與。

當真是:川普的主張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

首當其衝的安倍首相,自上任以來的修憲、建軍與成為正常國家的努力,大抵是建立在中、美的高張對抗之下。然而,川普甫就任即阻撓日本啟動軍工業;此番G20峰會後,進一步解除朝鮮半島的核武危機,川普更需要有中國大陸的協助。種種進展,都會讓安倍政權措手不及,讓日本政壇騎虎難下了。

貿易戰開打至今,各個國家無不緊繃著神經;產業上中下游的依存關係、國家安全的相關程度,逐一被放大做檢驗和被苛責。就在川普承諾不對中國大陸做高壓威逼,旋風式的在朝鮮半島非武裝區會見金正恩領導人。甫取得短暫突破與歷史鏡頭的川普,立馬追加課徵約40億美元的歐盟產品關稅;雙方的爭執點則從汽車銷售、5G安全,歐盟降息,一路到商用客機補貼政策。

至於面對著連番出口衰退的韓國半導體業者,雖然剛剛得到總統文在寅,對於2030產業願景的大力支持,要公私聯手爭取為半導體生產的前四強。有趣的對比,則是緊接著川普反擊歐盟的追加關稅,日本政府也對韓國半導體業做出了停止供應化學製劑的決定!但這些製劑,可都是精密生產與關鍵製程所必須有的投入。

於第三批的關稅清單內,大都屬於長年免稅的消費電子產品與低稅率的民生必需;川普總統斷無推掉2020年的競選募款,和拒斥消費選票的癡愚。然則,中、美在經貿對峙的偃兵息鼓,也無法去推翻川普揚棄WTO規範的獨斷作為。至於日本在此刻的重拳出擊,恐怕不僅是出於框限韓國目標的意圖而已。

雖然有過聯邦政府停擺的慘痛經歷;但如今的美國國會和兩黨齊心,同意撥款約50億美金,以作為邊界修牆和對非法移民的賑濟之用。更何況美國大法官的會議組成,已實質降低了信仰進步主義的法官席位,正由五比四繼續朝向六比三的傾斜發展。

職是之故,再往下30年的美國政府運作,大抵都能以司法裁量與最高法院的釋憲案,來逐次瓦解或是緩和由民主選舉,所反映出的價值追求。而川普語焉不詳的美國第一,終於讓世人開始看見其實質結構與權力穩固的內涵。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