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下半場,KPMG安侯建業健康照護產業服務團隊共同主持人蘇嘉瑞從法規面探討台灣的精準醫療發展。他表示,發展基因檢測產業發展須注意幾個重點:包含定序分析的標準化、基因個資及隱私法規、資料儲存與加值利用等。

蘇嘉瑞指出,我國的特管辦法已對新世代的細胞治療跨出一大步,也透過分析美國對分子檢測實驗室(LDT)相關規範與實驗室以及操作人員認證的可能性。目前國內正研擬針對生技業者在提供LTD服務的管理政策,希望建立法規誘因,鼓勵生技業者將LDTs逐步研發轉型為體外診斷醫療器材(IVD)產品,並且思考如何促進國內精準醫療與分子檢測的臨床技術、人才培育以及資本串接,兼顧醫療進步與產業發展。

Pacific 8 Ventures合夥人傅斯誠醫師以自身經驗為例,他在臨床工作的最大遺憾,不是無法診斷出病患的病症,也不是無法給予病患治療,而是明明已經確診、並根據醫學教科書指引做正確的治療,但仍然有些病患的治療結果不如預期。不過,自從精準醫療出現在醫界後,相當令他振奮,因基因科學的發展讓醫療能更加「個體化」,可以實現治療每一個人的目標。

他也舉例,醫師在開抗癲癇藥物時,會擔心病患出現史帝文生─ 強生症候群(Stevens Johnson Syndrome),但後來研究發現,此症候群與人類白血球抗原基因型HLA-B 1502基因有很大的關聯性,有這個基因的人,出現SJS的機率相對教高,但是沒有這個基因的人,將近百分之百不會出現,因此醫師就可以安心開立處方,大大降低醫療風險。

傅斯誠說,醫學與數據分析技術的進步,越來越多公司在精準醫療領域有所突破。他從醫界轉入創投界,希望能透過創投的方式協助這些公司成長,推動醫療的進步。同時,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投入這個領域,累積更多的能量,協助有志於精準醫療的企業得以順利發展。

生醫產業接棒電子產業 需要時間與全民努力

至於台灣發展精準醫療所面臨的機會與挑戰,林治華表示,很多人期待台灣的生醫產業能像電子產業一樣,成為台灣經濟發展中舉足輕重的產業,且在國際上扮演重要角色。但他指出,台灣電子業的發展,是從「後進者」的角色出發,根據雁行理論,找出價值鏈上的最佳位置,且面向廣大國際市場。但醫療產業有很強的屬地性,與電子產業的服務模式並不相同,所幸生醫產業注重創新,台灣的創新乃是與國際在一樣的起跑線上的。

林治華說,從歷史上來看,自RCA引進技術,到台積電成為上市公司,過程花了20年;而台積電蓬勃發展,最終市值超過intel,又再經過20年,過程當中政府的科學園區、海外人才回流等政策,都扮演重要關鍵,顯見打造出一家世界級公司需要40年的光景;也需要全民共同努力,才能成就一個產業榮景。

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亦致力達到整個生態系之整合,以顧問方式指導生技產業。總歸來說有三個支柱:分別是科學技術或醫療技術(例如精準醫療);法規上的遵循,例如臨床試驗或是管理法規;最後則是商業模式。以國內來說,如將醫療跟資通訊結合將會是台灣未來的強項及產業發展方向。

#治療 #醫療 #產業 #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