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念的是美工科、36歲才因緣際會踏入工藝傳承領域,漆藝家廖勝文多年來苦思如何讓傳統漆藝融入現代感並得以傳承,決定採用異媒材結合的方式,讓漆藝展現出時代感,其作品「棒棒糖女孩」更以脫胎工法表達出心中的女兒形象,貼近生活。

提到自己與漆藝的結緣,廖勝文笑說,高中時讀的是美工科,但畢業後先後投入運動鞋底加工、醬菜製作的工作,在36歲時因受傷、無法再搬運醬菜,恰巧傳藝中心招收學員,便想著去「休息一下」,沒想到越做越感興趣,就此將漆藝當作人生志業。

「漆工藝的可貴在於其材料!」廖勝文說,漆是真正取之於自然、最後回歸大自然,它因為怕紫外線,最後都回歸塵土,一點負擔也沒留給後代,但若能好好保存、又可存放千年之久,當投入漆工藝領域後,不斷尋求「漆藝」的現代意義。

廖勝文指出,漆藝若冠上傳統就真的好像走不下去了,幾經思考,決定將現代的材料、設備加入漆器,轉化為現代的製作方式,讓漆工藝得以獲得保存。

舉作品「漆繪之美」為例,廖勝文說,蜂巢式紙板、外表表布後刮灰處理製作的漆版,搭配漂流漆手法呈現大自然的流動之美,以前因物資缺乏,絕不會有人這樣做,也因此,讓此作品具有現代意義。

#領域 #製作 #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