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航空空服員為期17天的罷工6日宣告落幕,社會普遍指這次罷工淪於三輸,長榮資方、勞工、社會都輸了。這樣的結論應是定位這次罷工是單一事件,假設之後社會經濟條件改變,讓罷工成為勞工爭取自身權益的常態化舉動,則這次罷工會成為什麼樣的教材?

毫無疑問,此次長榮資方輸得徹底,不止是帳面27億的損失,日後商譽修復恐怕百億未必能奏效。消費心理強調的動機不是「需要與否」,而是「一念之間」,想要出國開會、度假,買機票就在一念之間,之前「長榮是首選」,罷工後呢?消費者難免受影響。

長榮損失大,應歸咎於因應危機的高姿態錯誤策略。超過2300位空服員遞交「三寶」,暫停支薪加入罷工,人數遠超過空服員的半數,這意謂空服員早就覺得低薪、高工時的勞動條件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罷工投票啟動前的多次勞資協商,不就表示資方了解勞動條件應該改善?但資方卻選擇以高姿態應對空服員的訴求。資方似乎迷惑於危機公關「別和豬打架」的金句,自認是打著蝴蝶結領飾的上流社會人士,跟豬打架,打贏了也髒了一身,所以用高姿態的言詞應對,也讓雙方的歧見更難化解,罷工危機也越來越難以收場。

從罷工過程可看出,資方顯然小看了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相較於資方的資源,桃職工會除了會費收入,並無多餘的經費可支援罷工行動,甚至沒有專職人員可參與罷工活動籌畫,但還是挺過了17天,創下國內罷工天數最長的紀錄。

長榮航空雖和工會簽訂未來3年不得罷工的協議,但日後罷工恐會成為常態。台灣只有依附於企業的工會看起來比較壯大,但這類工會的功能被戲稱為「閹雞」工會,幾無制衡資方行為的功能可言。這類工會要發起像桃職工會的罷工行動,機率其實極低。也因此長榮資方呼籲政府正視「外部職業工會」發動罷工的現象,希望在法令上尋求補救。

成熟社會罷工頻繁是必然的,歐洲國家的罷工恐怕比台灣多10倍以上,但參與罷工的人員都面帶笑意,不管是法國教師爭取調薪,還是西班牙公用事業罷工,都只是將訴求極大化,讓社會知道公營事業員工的處境有改革空間,極少擾民。

相較之下,國內勞資爭議的處理還未臻成熟。看看罷工落幕的記者會上大官跟著排排站,只能慨嘆勞資雙輸,政治卻贏了。官員何曾真的在意勞資的訴求,只求政治上安全過關罷了。罷工事件落幕後,政府應好好梳理勞資糾紛的處理機制,否則以目前打帶跑的處理方式,每次罷工整個社會都要跟著付出代價。(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罷工 #空服員 #長榮 #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