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乾脆跳上竹筏,橫放跳板躺了下來,腦裡翻騰著:「放眼天空看雲過,橫臥江上盪扁舟。感懷半生多離亂,隨雲萬里可滯留?」千頭萬緒又縈繞在對岸山巔上的白雲。隨手取下阿旺掛在船頭的大斗笠蓋住頭臉,任由時間隨著小舟盪呀盪的,斗笠下的陰涼,配著溪面吹來陣陣涼風,他睡著了。

一陣高音的鴨叫驚醒了誠坡,他看了看手表,已經下午二點多了,心頭一驚,秀娥一定在等我,趕快小跑步回到溪屋。果然,秀娥坐在走廊地板上,呆呆的望著溪水。

對不起,睡過頭了。

你去哪裡睡?秀娥很狐疑的問。

在阿旺的船上。

還沒吃飯?

給秀娥這一問,誠坡的肚子咕嚕了一下,惹得他倆笑開了臉。

害得妳餓肚子。誠坡過意不去的說。

沒關係回來就好。秀娥沒說出內心的擔憂,她以為誠坡會像賜福一樣,一去不回頭。

阿旺何時會到渡口來?

大概是黃昏吧,學生和做工的人要渡溪回家的時候。你有事找他嗎?

想找他喝酒談天。

那你晚上去找他好了,我會準備一些下酒菜,你帶去。晚餐我會和阿葉在我弟弟家吃。若我沒回來,你就自己先睡。

五點多鐘,果然阿旺正在忙著搭跳板,牽小孩上船。

要等下一班了,這小船載不動。

誠坡點點頭,坐在溪石上。這小舟真是載不動許多愁!

我真要在這寶島北海成家嗎?將來反攻大陸怎麼辦?雙眼模糊了起來。

阿旺送完乘客,看到誠坡眼眶泛著淚光,說我倆兄弟今晚喝兩杯,我請客。

誠坡提起餐盒晃了晃,說,都準備好了。

渡過東岸,阿旺繫舟、升火、砌茶、倒酒。誠坡布置菜餚。

兩人坐下,阿旺先舉杯說,你今天好像有心事喔!

所以要找你聊聊,誠坡說。阿葉已經快五歲了,秀娥沒有打算再婚嗎?

唉!恐怕不容易喔。阿旺打開話匣子,就很難停止。說了一堆秀娥的追求者。結論是,她一直在等賜福回來。

賜福恐怕回不來了,據我所知,很多同胞都被槍斃或關到牢裡去。誠坡說。

就是嘛!秀娥心裡也明白,我們也勸她趁年輕貌美,還有條件可以跟人家談判,找一個可靠的人,將來也有一個老伴。

誠坡托著腮陷入沉思,阿旺忽然對著他瞇眼微笑,不去打擾他。海面上的晚風嗚咽起來。

你們對我住到秀娥家有何看法?誠坡忽然問阿旺。

你不問我是不好意思說的啦,既然你問了,我就直說啦。

我看秀娥是蠻喜歡你的。她對你那麼體貼,你應該也感覺得到才對,她幫你顧三餐,你知道現在大家都生活都很清苦,我們從來都沒有吃那麼好,秀娥自己也不很捨得吃。除了賜福,這世界上已經沒有第二個男人了,不知道羨煞多少人喔!他們總是說些五四三的。村裡一些羨慕加忌妒的女人「ㄍ一ㄍ一賭賭」(台語,意:指指點點),都說你們外省人靠不住,一旦反攻大陸就會「尻稱拂拂也,轉去啊」(台語,意:拍拍屁股走人),正在等著看好戲呢!秀娥心裡很明白也擔心。你再不好好把握,會讓別的老師搶走喔!(待續)

#台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