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在7月3日三讀通過《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簡稱:資金匯回專法),期望引導台灣居民滯留海外的巨額資金,以財務投資的模式回流。財政部依據不同的假設,估算出專法通過後,每年將吸引1,300億元至8,900億元之間的海外資金回流台灣,成為經濟與金融發展的重要活水。

在立法院通過專法之後,財政部、金管會與經濟部將就投資標的進行細部的規範,制定相關施行辦法,主要是認定實質直接投資的產業類別、間接投資創投基金的規範,在金融方面,則就可投資的金融商品訂定正面表列的標的、避免回流資金變相成為大股東的控股工具等。相關施行辦法預計在今年第三季完成,第四季正式施行。

本報社論針對資金匯回專法多次發表建議,對於行政院與立法院聯手吸引海外資金回流的努力,給予高度肯定,但是我們也明確指出,專法施行之後若要達到每年1,300億元到8,900億元的成效,必須有足夠的配套措施,否則將會雷聲大雨點小,最終以失望收場。

本報社論最近一次在5月29日更具體指出「境外資金回流專法,成敗不在稅率」,《資金匯回專法》只做了一半的工作,政府部門衝刺優惠稅率,只在「任督二脈」打通了一脈,卻忘了資金投放也是資金流動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果在投資去處沒有誘因,或是不符合原本資金的用途,《資金匯回專法》將淪為跛腳法案。

我們一再指出,要吸引海外資金回流,稅率只是一隻腳,必須要有好的投資標的,才能夠讓資金「兩隻腳自己跑回來」。資金流動的決定因素雖然非常複雜,卻也能歸類為「成本」與「回報」兩大項,資金回流專法只處理了「成本」,給予首年8%、次年10%,而且投資在政府核准的項目可以再減半的稅率優惠;但是在「回報」的部分卻缺乏配套機制,甚至為了確保資金流向「正確」的產業,還在專法與施行細則中設定大量障礙與禁止條件。

資金運用是整個資金匯回專法制度設計最大的弱點,主推法案的財政部負責收稅,原本就不負責回流資金的投資用途,而國發會、經濟部又「誤認」這筆海外避稅的財務資金,可以瞬間變身、投入創投或是政策性產業,加上有2009年馬英九總統調降遺贈稅,造成資金大量流入炒作房地產的慘痛經驗,因此,整個專法除了稅率優惠之外,在資金用途方面做了多重限制。

台商滯留海外的財務資金,以兩種用途為主流,其一是以家族財富傳承(Family Office)為目的的繼承資產;其二是作為全球事業資金調度的控股資金。家族財富傳承資金的特色,就是重視資產安全與保值,關鍵在「低風險」、「穩健報酬」以及「逃避遺產稅」,目前大多委託香港或新加坡的跨國資產管理機構,以每年5%至10%的回報率投放在信託類型的組合。

家族傳承資金如果回台灣,最終必須繳交20%的遺產稅,加上8%、10%的稅率,稅負成本大為增加,但是回台之後找不到5%以上的投資標的,原本穩健報酬、保本為上的金融投資,當然也不會突然轉變去做風險性的直接投資。留在香港或新加坡,每年5%報酬,累計八年就有47%的增值,要吸引他們回來,必須克服這些障礙才有吸引力。

另一種用途則是企業做為全球資金調度的控股公司,扮演企業在世界各國的各種實質或是金融投資,這是資金水庫的收納功能,關鍵在全球調度的靈活性,必須將資金進出的稅率與行政障礙降到最低。這點,台灣的金融體系都無法滿足,因為專法回來的機率,幾乎是零。

資金匯回專法的制度設計,必須進一步掌握家族財富傳承資金的本質,藉由金融機構的專業,將高風險的創投、產業前景不明的策略性5+2產業、甚或大陸台商鮭魚返鄉的投資,整理成為「低風險」、「穩健報酬」的投資標的;或是直接由政府發行「綠色債券」、「基礎建設特別債券」、「長照債券」等,以略高於政府公債的利率,穩定且低風險的報酬,來吸引海外家族傳承資金。

經濟部最近業績長紅,核准製造業返鄉投資的金額已經突破4千億元,但是這批鉅額投資項目若要落實,一方面需要國內銀行給予金額龐大的低利率貸款,另一方面仰賴台商海外資金匯回作為資本金,簡而言之,經濟部的製造業回台投資,也在殷殷期盼資金匯回專法可以帶來活水。

資金匯回專法三讀通過後,我們認為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以及國發會在制定施行細則的過程中,必須以超越部會的高度,具體思考讓海外資金「兩隻腳自己跑回來」的配套措施,殷殷期盼的海外資金回流,才會成真。

#經濟部 #資金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