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資訊報導,待主管機關核准之首件人壽保險公司透過注資方式參與離岸風電投資公司,間接取得TWL Offshore Wind (TWOW)離岸風電專案部分股權及後續風場建設。TWOW建置彰化外海離岸風電場600MW,未來將電力躉售予台電,營運期間提供20年穩定的投資收益。本次投資持股比例約45%,間接持有TWOW約6.75%股權,屬於不具控制力之權益法公共投資。

保險業參與公共建設,乃依保險法第146-5條及『保險業資金辦理專案運用公共及社會福利事業投資管理辦法』(下稱專案運用辦法),透過專案方式投資參與公共建設,活化資金運用管道、創造長期穩定收益、分散投資風險、與提昇社會公益形象。並基於保險資金存續期間長,與公共建設投資具備穩定收入且需長期投入吻合。

專案融資伴隨細膩籌資規劃,提供不同參與者風險承受選擇與對應市場溢酬,資金籌措是決定專案成功與否的核心因素。而對大型專案而言,商業銀行和壽險公司是資金挹注的主要來源,商業銀行提供浮動利率建築融資(construction financing),完工後由壽險公司提供長期固定利率資金。

專案風險分成可控制及不可控制兩類風險。「可控制風險」系指與專案興建、生產、營運與管理直接有關之風險,專案執行過程無法規避且須承擔的風險,包括信用風險、完工風險、生產風險、技術風險及部份市場風險。「不可控制風險」則為與總體環境有關而超出投資者控制範圍的風險,包括不可抗力風險、政治風險、法規與合約風險、部分金融及市場風險。

對於專案投資者而言,完成融資協議僅為專案開端,後續為議約、融資、興建與營運,必須降低各項風險對專案執行之影響,於最符合經濟效益下將風險降至可容許程度,並維持最高安全等級保障。

如何具體引導壽險業參與國家公共建設投資,僅提供誘因思維如下:

一、專案運用與公共建設適用相同風險係數

符合專案運用辦法之公共投資,屬高資本支出基礎建設,壽險業持股比重相對高。依規定,持股比例達20%以上適用權益法,計算RBC係數比例提高為5.65% (相對於專案運用1.28%),擔任被投資公司董監事,風險係數則提高至6%以上。壽險業支持公共投資,穩定報酬有利於保戶權益,以公司治理角度,擔任被投資公司董監事更具管理與督導效能。若因持股比高或擔任董監事而需提高風險係數,與鼓勵壽險業參與國家基礎建設之誘因相違。

二、調整淨值差額之風險資本計提

依公共投資實務,不論風電廠或BOT專案,多由具專業之開發商先行投標或開發,日後再加入財務性投資人,開發商所承受之各項風險,會以溢價反應。依規定,以認股形式投資公共事業,若投資價格超過被投資公司淨值(即成本),超過部分須全部計提風險資本(比照未上市櫃股票投資),若能適度調降比例可增加誘因。

三、回歸一般公司法規範

依現行法規,保險業於公共投資擔任被投資公司之董監事席次合計不可超過該被投資公司全體董監事席次之1/3。依公司法,若非屬單一法人股東,三董一監為基本,若由多家壽險公司持有主要股權,於現行遵法下,其持股比無法反映合理董監事席次,亦即持有主要股權,董事會卻掌控於相對低持股之股東,不利有效管理被投資公司。

四、適度差異化內控內稽標準

依專案運用辦法第8條,若投資公共事業超過被投資公司實收資本額50%,須有內控內稽要求。實務上特殊目的公司持有基礎建設資產,係透過契約關係委託專業機構經營管理,如何達到符合『保險業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實施辦法』各項程序仍亟待挑戰。建議適度差異化內控內稽標準,有效引導壽險業參與、進而提升國家公共建設效益。

#投資 #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