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表示,下一個立法會期將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作為其「國家安全」措施的一環。當我們使用「中共代理人」一詞時,要非常小心,因為這是蔡英文獨裁手段中首先為反對者定罪的意識形態策略,作為破壞民主的法案的合理化根據。如果我們也跟著使用這個名詞,等於給予正當性,無形中協助她進行社會思想洗腦。

首先,蔡英文的獨裁措施不是單一的行為,而是整個政治和社會體制法西斯化的完整過程,環環相扣,以達到以民進黨一黨獨裁的目標。因此,我們也不能夠採取零星的批評或抗議,因為那只會追著蔡英文的後面走,我們需要採取切入核心,全盤的反擊方式。藍營勝利的關鍵不在於一時選票的多寡,而在於堅定中心思想,並從而產生強大的群眾凝聚力和政治推動力。

馬政府時期,太陽花學生頭頭創造了「服貿黑箱」,其實他們是反服貿,卻刻意加上「黑箱」兩個字,只要別人跟著用了,他們就達到了思想洗腦的目的,馬政府思想和政策上原本就帶著機會主義,於是只能不斷道歉退讓,直到最後的投降。因此,當蔡英文使用「中共代理人」一詞,我們不承認這種定罪語彙。更重要的,我們要創造本身的語彙,建議可稱其為「抹紅人民法」,而且我們要反覆使用這個名詞,如此才能與蔡英文對政治異己的定罪語彙形成平等抗衡的價值體系力量。

換句話說,對抗蔡英文的法西斯手段,一開始就要在語彙上下功夫,不要傻傻掉入她所設定的思想價值陷阱,而是從我們堅定的中心思想出發,創造一連串符合本身的價值的語彙。倘若必須引用對方的說法時,就絕對要加上引號,表示否定其合理性。蔡英文在任期最後1年所通過一連串的法西斯法案,以挽救其明年下台的必然命運,最終必然是無用的,原因有二。

一是它違逆了台灣幾十年累積的民主體質。儘管蔡英文會利用陸美貿易戰以及香港反《逃犯條例》所升高的對抗氣氛,製造台灣人受壓迫的恐懼不安心理,藉以扭曲台灣的民主制度,但未來一年陸、美取得某種平衡的可能性很大,蔡英文也會失去煽風點火的空間。

二是這些法案目的在恐嚇台灣人民不得與大陸交往,然而台灣每年對大陸的鉅額貿易順差,意味著台灣人與大陸關係密切,包括經商、就業、讀書等,蔡英文阻擾台灣人的經濟利益,破壞台灣人的生計,必將激起台灣人強烈的反抗。因此在蔡英文明年必然下台以及綠營必成國會少數的前提下,現在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清理最後一年的法西斯法案。

我認為方法其實不難,就是到時候以藍營為多數的國會通過「去法西斯法案」即可,在這個法案中明確將蔡英文通過的一連串限制人民自由、抹紅人民認同以及傷害人民利益的法律,皆定位為「法西斯化法案」,然後,宣布這些法律全部無效,一切回到法西斯法案以前的法律有效狀態。用一個簡單的步驟廢除蔡英文處心積慮在1年間所通過的獨裁法律,不僅是有效地恢復民主的途徑,也應該成為藍營研究以及實踐的目標。(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