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調查局近日啟動選舉查察,首度將陸企採購農產列為國安蒐查,引起不少農會質疑與反彈,甚至是直指今年3月曾經風光出訪大陸賣農產品、拿訂單的高雄市長韓國瑜。

然而,農產品訂單從來都是各國政治或國際經貿往來間一個既重要又敏感的問題。以美國牛肉進口為例,民進黨在野時,曾以吃牛糞等激烈的手段反對含瘦肉精美國牛肉的進口,甚至批評當時執政的馬政府拿人民健康當交換籌碼。而我國駐日代表謝長廷也曾多次公開呼籲解禁日本核食等農產品進口,否則「以後很難要人家挺我們」。因此農業採購或開放進口與否,往往都被自己或對方賦予高度的政治意涵,而成為各方關注或角力的焦點,進而化約成政治上的支持與對立。

以今年3月韓國瑜前往大陸所獲得的訂單成果為例,無論是高市府所傳遞的訊息或媒體的報導用詞,大抵皆將韓市長訪陸之行解讀為一張華麗的成績單,此種訊息氛圍甚至曾讓中央政府的農委會備感威脅,使得農委會主委不得不跟進前,往國外行銷台灣農產品以互別苗頭,果然此地無銀三百兩,讓無邪的水果染上濃濃的政治硝煙。如果將韓國瑜市長拿回來的訂單以「政治訂單」稱之,那麼農委會主委親自去日本拿回來的訂單,美國以政治壓力強行販售含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難道就不是「政治訂單」?

因此,我們無須否認農業訂單背後的確有高度政治性,但更該思考如何面對具有高度政治性的農產品訂單。

有輿論質疑韓市長所獲訂單乃政治操縱,證據即在於大陸採購方多為中國國企,以此指控訂單乃中共官方授意收買的結果。各國政府對於農糧價格、產銷、通路本來即會有不等程度的管理與掌控,台灣亦然。再以中國大陸之經濟體制本質上仍是國家主導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型通路、農糧採購等仍深具國家或國家控股色彩,並不令人意外,因此,此類質疑尤顯立論不足。

也有民進黨籍市議員質疑韓市長所獲大量訂單,會導致外銷出口增幅太快,進而導致台灣農產品產銷失衡,「台灣多半都是小農經濟,如何生產出那麼大的產量?誰是53億訂單的最大贏家?」等質疑。

進一步觀察此批韓市長的訂單,扣除MOU,多為4年期的訂單,實際上每年的訂單金額大約是0.3億美元。以2018年全台灣農產出口總額近80億美元來計算,占比大約為千分之3.75。換言之,還原其真實的價量,憂慮對市場的影響、利益的分配等,或許皆過度放大其可能的影響比重,就算是政治採購,訂單的金額占比全台的農業出口並不高,完全談不上所謂的國安危機。

從兩岸簽訂ECFA的這些年以來,最初也是政治訂單先行,扮演著示範、引路的教學作用,讓農民找到後續可接洽的通路或盤商,接下來就是市場競爭的考驗。是否能深耕大陸市場,建立持續的商業關係,就得接受市場機制的考驗。誠然,市場經營非易事:大陸消費者的習慣與口味可能不同、各國進入中國大陸與大陸本地產品的競爭因素等,受挫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數年前的虱目魚契作案即為一例。當然,很多綠營地方首長總是「政經分離」地說「拿歸拿,投歸投」,業者或亦可在政治訂單之後,收手不做大陸市場。換言之,政治訂單可能帶領入門,但市場機制卻不一定開門,這可能才是台灣各界看待具有高度政治意涵的農產訂單所更該有的態度。

不過對台灣農漁品出口而言,中國大陸市場有其重要性。原因在於,除了中國大陸潛在消費人口的誘因,農漁品需要考慮採收捕獲、運送到進入通路的保鮮期,跳過地理位置接近的中國市場並不實際。根據農委會的統計資料,台灣農產品對大陸出口一直屢創新高。這證明台灣農產品在大陸市場普遍受到歡迎,不但有著大陸人民對台灣農產品的樸素情感,也證明台灣農業的競爭優勢。只要政治人物有心相助,台灣的農民們都不會在意多一點政治訂單。(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農產品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