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局最近頻頻對外澄清,局長呂文忠還親上火線說明絕對不會針對兩岸農產品的正常交易做任何調查或干擾妨礙,並嚴守行政中立,但外界仍對其選前以國安為前提的情蒐工作多所疑慮,關鍵在於有「前科」可循。

去年九合一大選前夕,調查局高喊嚴查境外勢力介入選舉,調查局長呂文忠更透露該局搜集33件大陸金援台灣大選的類似情資,立委追問這些情資的樣態為何?呂文忠表示,各種樣態皆有,甚至涉及大陸政府機關和機構,並立案偵查。

大選落幕,呂文忠在立法院備詢時指由檢察官指揮偵辦有6件,另1件已移送台北地檢署,但迄今外界霧裡看花,不知這些零星個案要如何影響台灣選舉。

尤其調查局最近針對九合一選舉,完成中共資金介入台灣大選分析報告,臚列中共以「陸企採購農產品」、「委託民調機構執行影響選舉意向」7項手法影響選情,提供國安單位、檢察機關辦案參考。

只是,從情蒐到構成犯罪實際件數比例相差懸殊,讓人不解究竟是誰在企圖抹紅干擾選舉,還是調查員情蒐能力太差,抑或為了績效灌水。更何況呂文忠是檢察官出身,應知偵查不公開及辦案講證據的鐵律,不該逾越行政中立的本分。

如今調查局啟動二合一選舉查察機制,又傳出將把「陸企採購農產品」列為境外資金影響國安蒐報重點,原因在中共可能藉採購農產品為特定候選人拉抬造勢,影響選舉。調查局澄清係針對特定目的境外資金,並非通案,但對照九合一大選情蒐手段,難道不又是選邊站。

當蔡政府正以國家安全理由,透過修法打壓各種不同聲音之際,職司國家安全維護及執法者角色的調查局,更不該成為「綠色恐怖」下的打手。

#調查局 #中共 #調查